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看见时代需要,SHARE出去!——专访亚庇“传”新媒体宣教机构杨业宽

受访:杨业宽(Kent)
采访、整理:又青

当Friendster、MSN、Forum等流行一阵以后随风渐散,网络用户如同跳岛完了一站又一站,Kent早立定心志,跳脱被动循环,做个“局外人”,才可能看清全局——不是媒体利用人,而是人善用媒体——这跟他“入世而不属世”的观念很有紧密关系。


Kent是个有趣男孩,古达出生,现居亚庇。他朝气蓬勃,少年时是班上最活跃但也最令人头痛的学生。他伶牙俐齿,但总是粗口满天飞,同学里就一个老大的样子。儿童主日学里他很厉害抢答,得到许多礼物,但信仰根基却是粗浅。


他喜欢音乐,什么歌都听,像是基督教敬拜团“约书亚”“赞美之泉”等等。直到教会购入第一把吉他、第一套鼓,他更是对音乐着迷。每一次,诗歌歌词都像对他说话,指出自己的问题。他开始在学校带动“不说粗口”运动;又投入教会,服事神至今。


网络开始发达普及,Kent就使用部落格,每星期预告少年团契活动,吸引当地少年参与留言,也来到教会。后来他向教会提议设立教会论坛,无意中接触到外地弟兄姐妹,他惊讶——小小的论坛,突破了地域限制,冲出古达,跨越沙巴,当时认识的弟兄姐妹,有的至今还一起同工。16岁那年,他就立志使用网络媒体服事神。

追随上帝,跌跌撞撞

但大学毕业,这个充满热忱的青年却忽然在服事路上紧急刹车。


“那阵子半年没去教会,我的感情受挫,无法接受。我跟神说,上帝啊,我已经很顺服你,你叫我做,我就做,为什么人生却不是一帆风顺,甚至让我失去最重要的东西……” Kent说。


这种怨恨,无限扩展,他开始讨厌上帝。有次挣扎矛盾中开车到了教会,心里却作怪:“我干嘛要来见你(上帝)!”,又倒车离开。


“我从不怀疑祂是真实独一、是救人的神,但我就是‘不爽’祂,” Kent直言。


临近受难日,上帝却巧妙地在Kent心里动工,他去了教会,牧师证道说的什么不记得了,只记得最后那句 “你是否愿意,像耶稣原谅钉祂十字架的人那样,原谅你心中憎恨的人?” 他一祷告,眼泪就顺着脸颊落下,他不再恨那女生,不再恨上帝,他一下从苦毒重压当中释放了——他开始了人生新篇章。


Kent主动参加教会小组,重新投入神的怀抱,他说:“只有接近神,才比较不会为工作没有客源而烦恼。”


那时他刚创业,经营媒体工作室,替人拍广告、婚纱摄影等。他把房间当成工作室,一人包办大小事务,收入不固定。有时半夜睡不着,尽烦恼着整个月没工作。


“我很担心,但在教会我依然服事。不久,我接到顾客的电话,自此生意不断,而且顾客不是教会的人。”  为此,他松了一口气,他不希望大家误会,以为他去教会招揽生意。

立意分明,就是要SHARE

2017年尾,他正式成立“传”媒体宣教机构。


“有晚我梦见跟朋友一起,天空忽然出现黑洞,把周围的飞机吸进去。黑洞里又出现许多黑色大狮子,刹那间把周围一切吃得精光,我和朋友也无法幸免。这时,我出现在一个黑暗的地方,前面有张宝座,传来一把声音:‘你这个时候不做,最后得救的只有你一个人。’我非常害怕,如果天堂只剩下我一人,我甘愿吗?”


醒来,这奇异的梦挥之不去,Kent说,天堂当然不会只有自己,但上帝仿佛借由这梦催促自己:赶紧做工!他立刻召集一群弟兄姐妹,开始媒体宣教事工。

Kent(右)在拍摄现场

一开始,他们只是在网上发布经文语录,后来录制了一支动画版圣经冷知识视频,意外受欢迎。许多人开始支持“传”媒体宣教事工,甚至要求加入团队服事。几天后,一名姐妹联系Kent,询问拍摄见证要费用多少?Kent愣了一下,当然不必!但他没想到,上帝就透过这姐妹,赞助了他们一间办公室。


“传”事工越来越有规模,节目内容越来越多元,拍过福音微电影,举办过祷告会、各种工作坊,也教人如何录影剪辑等等。”

疫情肆虐,催化新媒体事工

去年瘟疫肆虐,教会纷纷“上线”,Kent一时接到许多教会的电话。


“疫情催化新媒体事工,我和另外三个同工就为教会提供培训,教他们录制、剪接、认识绿幕等。这时,许多人才察觉,原来教会设备及新媒体知识上,大家都老旧落后了。“

【传】疫情前定时举办音响控制训练会

Kent解释,如今的“传“属于新媒体,但新媒体其实一点也不新——就像从前的MSN、Friendster等是当时的新媒体。马丁路德时期,印刷技术开始盛行,教条及圣经翻译昌盛,这也是当时的新媒体。Kent说,什么时候,就用什么媒体管道去传福音。


“若疫情好转,许多直播、新媒体可能不再那么多人使用,但网络无疑仍是传福音的好管道——人最多的地方,就是最大的福音禾场。”然而,基督教新媒体总难以跳脱一个困境——观众群来去都在教会圈子里。为改善情况,Kent尝试邀请未信者担任素人演员,让他们有机会参与,并认识基督教。他也知道,若要圈粉吸睛,只要制作符合大众口味,如搞笑影片等就可办到。但Kent没多想即说:“就算有本事,也不能制作跟立场相违的视频。”

在政府宣布行动管制令时,【传】协助教会录制线上崇拜

圣人?不跟生活脱节不凡俗

“传”一直抱着网络牧养心态,希望更多人认识神。挫折困难是有的,像异端渗入、酸民留言,他耸耸肩说不必觉得太“hurt”,只要自我省察,制作任何视频节目时,是否尽心尽力。


目前,“传”也制作Podcast节目,聊生活,分享基督教观点,轻松话题吸引网友观看收听。除此,他们联同弟兄姐妹,创作福音诗歌、拍摄合唱MV等。2020年,他们特别创作疫情安慰诗歌,弟兄姐妹线上合唱;另也发起“疫起传爱计划”,筹款帮助疫情期间有需要的人。

由【传】举办的《创心》原创诗歌比赛——决赛当晚

“我没想过放弃新媒体宣教,尽管这一路曾历经许多低潮,但上帝也透过身边的人继续激励我们,包括有人听了节目,发信息过来说他信了主。但网络媒体还是有‘坏处’,像是贴文底下,许多人留言‘阿门’,但这不能用来衡量他到底得到多少栽培。”


Kent一直都很“入世”,他不想变成跟生活脱节的“圣人”。于是,“传”新媒体宣教机构的作品都呈现了一种贴近生活,而又不凡俗的色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