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尽管没那么容易,赈灾 • 关怀 • 活下去!——南马教会携手抗疫力量大

受访:刘建邦牧师
采访、整理:又青

约访刘建邦牧师,是在他主持今年第N场线上丧礼隔天。


“不容易”——是整场谈话归纳所得;刚好跟英文“ Take it easy”一样,都是三个字。马来西亚疫情不必赘述,已经没人敢再Take it easy。像去年,刘建邦牧师参与的南马基督教赈灾委员会,他说:“当所有筹募款项(60多万)加上医疗物资(40万),近百万几乎捐赠出去,特别是10月份爆发疫情的沙巴,我们将医疗物资捐赠到当地重点医院(如:亚庇、山打根和斗湖医院)。时隔几个月疫情缓和,今年四月中再把剩余五万多赈灾基金全数拨给赈灾机构、社关机构,岂料随后轮到西马爆发,各州逐步沦陷。” 又像去年五月,以为疫情缓和,赈灾组解散成员,只留下采购组,怎知疫情反扑,措手不及。2020年3月34日成立的南马基督教赈灾组委员会“COVID-19医疗团队”,就这样无喘息运作至今。


这里还要介绍“新山华文基督教联合会“——1983年由黄亚伦牧师、徐金生牧师及蒲瑞生牧师招聚发起(原称“新山同工联祷会”)。这跨宗派联合会成立初衷是每月集合教牧同工,彼此分享代祷,并透过各类型讲座建立各教会肢体;到后来,联合会宗旨扩大到社会关怀。多年来,各教会集合资源,帮助社区,发挥光与盐作用。2006年哥打丁宜大水灾,联合会也发动救灾,当时刘建邦牧师已是联合会委员。这次疫情,新山华文基督教联合会前后已有100多个单位(教会、社会人士、机构)参与疫情援助行动。

制氧机送抵新山苏丹伊斯迈医院;左三为蔡顺吉牧师(新山华文基督教联合会主席),前排蹲者(右)为刘建邦牧师。

今年8月,全马各地医院,尤其中南马一带情况堪虞——ICU爆满,重症患者缺乏制氧机辅助,普通病床也不足。南马基督教赈灾委员会与新山基督教联合会合作,筹募30万马币购买100台制氧机,目标是供应巴生、马六甲、麻坡、峇株、居銮、新山等医院;制氧机由委员会的医生团队负责购买,新山基督教联合会主导筹款。


短短几天,他们筹获近20万马币,几天后再透过报章呼吁教会、单位和社会人士捐助,以便尽快达致目标。刘牧师说:“团队非常有效率,短短一星期,完成采购、确定政府医院认证牌子,到空运第一批共50台制氧机,送抵新山批发商厂房,分秒必争。8月23日,首批20台制氧机已分别送抵新山两间中央医院。”

第一阶段50台制氧机分发名单

制氧机不足,筹款就可以?

筹款进展顺利,马来西亚长老大会首先响应拨出3万马币,加上许多委员所在的教会慷慨奉献,抛砖引玉,带动了个别会友。刘牧师说,马六甲一名教会长老的孩子确诊入院,却苦无制氧机,深有感触,个人本来捐款四千,增至七千五百。除此,还有几间新加坡教会也爱心奉献。


大多数人可能以为,制氧机不足,奉献即可,反正一台几千块就有,但实情比这复杂得多。医院真正缺的,其实是“符合规格的制氧机”。

制氧机送抵新山敦阿米娜中央医院,由刘文骏医生和团队接领。

“这当中有很多复杂因素,团队里负责采购的医生最清楚实际情况,并非只要是制氧机,就符合医院需要。有的地方接受5L制氧机,但有的只接受10L;也有的建议我们直接向医院的采购商订购,免去认证麻烦。” 各家医院有一定标准作业程序,捐赠者必须掌握正确资讯,才能有效满足真正的需求;否则购买后不适用,事倍功半。


除此,也有照顾新冠病患的医院护士长向教会求助,盼能为病患提供物资,如肥皂、牙刷、美禄、三合一咖啡、饼干等等。南马教会一共十多个单位参与捐赠,过去每星期送一次,现在两到三个星期一次。教会也因护士长要求医疗性物资捐助,购买了N95口罩满足需求,但要求的手套仍未有足够货源。

送干粮及N95口罩到医院

不容易,但教会联合力量大

新山圣光堂的社会关怀小组向来积极,有的成员过去跟着刘牧师每周探访两三次,已掌握探访技巧,与会友和社区居民熟络。疫情之前,他们固定派送物资给有需要的家庭;疫情期间,受惠家庭从十多家增至百个单位,除了B40群体,也包括外籍人士,还有一些教会转介的个案。加上长老会南马区会鼓励属下堂会在社区推行“好行为”活动,远至关丹、芙蓉、马六甲都有教会支持,除了提供物资、食物银行,有的教会也发放关怀基金给停工已久的外籍劳工。


至于筹募赈灾基金的方式,刘牧师认为在手机群组以接龙方式最有效,可以鼓励许多教会和肢体参与。同时,每间教会按能力奉献,数目多少并非重点,而是当教会整合能力与资源,就发挥了强大力量,见证了主亲自带领,让教会在事奉中经历恩典。


“施比受更为有福,神所给的往往超乎所求所想,越做,神的恩赐越多,很多人看见后更积极奉献,关怀援助并无缺乏。” 新山圣光堂的社关组走在前线,影响许多人主动加入团队,委身事奉。

我常常鼓励团队的话——荣耀上帝的事情要多作,救人灵魂的事要赶紧作。

“ 很多事情需要沟通,很多信息需要回复。”刘建邦牧师作为赈灾委员会与联合会委员,几乎没有片刻休息。但参与其中,他感受到各教会联合发挥的强大力量,还有成员之间美好的团契——诚如非洲谚语“要走得快,独自走;要走得远,大家一起走”。他勉励同工,荣耀上帝的事情要多作,救人灵魂的事要赶紧作!


但他也说:“待这波疫情结束,新山教会或许要歇一歇,有一些委员告知,教会需要更多地顾及内部需要——如此,才不会顾此失彼,叫弟兄姐妹事奉不乏力,因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

不得已的时代,神的话语稳固人心

疫情还延伸出另一个严重的问题:“家破人亡”。这会措辞不当吗?——刘牧师想想,又说:“但这是真实的情况。”


许多新山人赴新加坡工作,这次疫情,有的人滞留当地回不来。刘牧师列举几种情况:丈夫在新加坡,妻儿留在家乡,确诊了无照应怎么办?有的一家确诊,相继离世,只留下自己,心理压力如何面对?新山生活开销大,不少人失业后生活陷困。若是外地人,遭受打击后可能回乡发展;若是新山人,房贷、车贷、孩子教育费等等,如何应付?还有的夫妇因长期分居两地而外遇出轨,家庭破裂。


根据2021年警方数据,马来西亚平均每天三人自杀。前年和去年,柔佛是全马自杀率最高的州属,今年则是雪兰莪。这期间,不时有人向刘牧师要求受洗、信主等——苦难让人心灵焦灼,开始关注生命,寻求信仰。


刘牧师说:“这是个不得已的时代,大家要好好保重,不要等到确诊成了重症患者,才想到要多活一下子。最近我参加的几场线上丧礼,逝者都是年轻人……”


保护自己,也是减轻医护人员的负担——正值疫情严峻时刻,有教会办讲座,邀请了一名担任医生的弟兄谈“关怀”课题。医生说:“另请高人吧!我也自身难保了。” 前线医护人员必须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从医院回到家里,要消毒要保持距离,无法安心享受天伦乐。刘牧师说,这名弟兄曾确诊,康复后又回到前线岗位工作,确实不容易,教会有必要常常为他们提名守望祷告。


无论多“不容易”,刘牧师还是说:“新冠肺炎或许会改变世界,但无法改变我们的信仰——上帝的爱,以及他赐下的救恩是永不改变的;最要紧的是活出上帝教导的话,遵行祂的道,别不晓得“活着的目的是什么”。有一天,若确诊了,我们是否拥有上帝的话语安慰我们?若拥有强大的内心,先克服心灵恐惧,必更有能力跨越困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