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总干事的话】疫情不了,我们可以做什么?

文:黄子

图源:unsplash@bagiontheroad

Covid 19 在我国传开,已经 一年多了。


起初控制得蛮好,奈何无良政客搞政变,以致出现一个无人控管的空档期,任凭大城堡回教堂宣教士大集会进行,爆发大规模感染。紧随而来是民众不遵行管令,群聚祈祷以及各种聚会,甚至夜店狂欢、租豪宅开各种“趴”,重罚也无法阻止。MCO2 之后,原已控制良好,可是,天良丧尽的政客再搞沙巴夺权而举行改选,疫情就一发不可收拾;跟着是今年开斋节的回乡潮掀起另一波大传播浪潮。今年五、六月,感染率还曾居世界之冠!迄今每天感染人数仍然高居不下。


政客自私,人民违法者也不少,政客和莠民一起造孽,良民遭殃受难。


朋党结构化,因此,170多万公务员、数以万计的医药人员以及专家成群,却不能担起购买疫苗的小小责任,必须 CONTRACT 给私人公司去发一笔“SUPPLYER ”的瘟疫财。钱花了,疫苗却一再延误到位,接种进度也就一拖再拖。朝野政客为保权、夺权,僵持不下,疫情和紧急法令成了博弈的筹码。在野党执政的雪州人口为全国之冠,灾情也是重中之重,但所分配的疫苗比例极低,六月间苏丹殿下极为不满而质问,负责部长凯里无一言以答之。官僚官体系沉疴过重,病入膏肓,外交部长希山,也忍不住诟病官僚作风导致他国赠送的疫苗无法进来。


食民膏喝民血的政客、官僚,在瘟疫中,无需工作,皇粮照领,还享受额外津贴,日子多逍遥,多滋润?当中,有多少人会盼望疫情早日结束呢?只有上帝知道。


面对这既有天灾也有人祸混合的疫情,多数国家的情况已经减缓,唯独我们越演越烈,究竟何时能了?一时也说不清,可怜的是前线的医药人员,以及必须开门、开工才能养家活口的小商、小贩、小百姓。


接种疫苗以达“群体免疫”的目标,如今因病毒变种,变得不太现实,但也非完全不现实。尽管病毒充满“智慧”,会变种、会潜伏,伺机而动,但只要接种了疫苗,有了抗体,即使再受感染,基本上已无大碍,纵有症状,通常不致命。祷告政客、官僚少作孽,尽速落实疫苗接种计划,然后人民再也无惧于病毒,从此转而与病毒共存——正如我们时时与各种病毒共存,相安无事,live with it。


虽然有些国家人民大量接种疫苗后,疫情有反弹,杀伤力却已大大降低,死亡的百分比,已接近微不足道。就以我国而言,一年多的草木皆兵,封国封城,到7月2 日,70多万人感染,5千多人(接近0.7%)死亡。我国一年死于交通意外,就不止此数,年年都在5千多、6千多;死了那么多人,也不会因此封路,而无论是MCO 或是EMCO,各地依然车如流水马如龙。


折腾了这么久,许多人在经济、心理压力上也到了临界点,有人因此自杀,幸亏及时出现的“白旗运动”,人民发挥守望相助精神,相信无助的人必能得助而脱困。白旗运动出现,并非教会发起,看了心中有愧,到底我们也习惯低调,不惯发挥抛砖引玉精神,又缺乏号召社会共襄义举的洞见和勇气。所幸好些教会、机构,于去年疫情一开始便已发动救援赈灾,持续惠及各方各族,又资助经济困难的肢体。捱了这么久,相信有更多肢体、亲友需要帮助;只要能够,愿更多教会、更多弟兄姐妹也能成为他人的祝福。


疫情如此,我们除了以《诗篇》121篇来祷告,深信“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也求主帮助我们——有爱心、有能力成为他人的祝福,至少关怀周围的亲友,这真是需要学习操练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