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非常言语(完结篇) ——蝴蝶飞往何处?

文:惟恩

2014年7月17日,我们从井井有条,运作时间可以精准到不差一分一秒的香港迁到了东非这城。7月是南半球的冬季,踏出机场是一片阴郁,一路上萧瑟的树木,都披上了灰白的尘埃,路旁的电灯柱用的是无法挺身站直的木头,柱子与柱子之间,一条条黑色的电缆懒洋洋地垂着。路旁的行人,披着有非洲特色,颜色鲜艳的衣饰,像一股黑压压的泥流开满了花,缓缓流动。

这是一个陌生的城市。我们蒙召伴随在这里工作旅居的中国人。


嘉是我们在这城服事的第一个果子。她在当研究生的时候来到这里做交换生,也爱上了这一片土地。毕业后她即当了“非漂”。许多中国人对非洲人都有成见,但她不一样,她非常乐意欣赏非洲人以及他们的文化。她也热爱当地的自然景观,来了这儿短短半年,她已经攀爬了12座连许多本地人都不认识的山。后来她说,“其实那时候心里非常烦躁,所以我爬山;每一个星期爬一座山,尝试从登顶的经验中找到心灵的满足,但是我的心却依然烦躁。”2015年5月,她开始与我们一起查经。同年8月,她把生命降服于主耶稣基督。


平也同月到这城,加入我们的查经。2016年2月,我们开始了主日崇拜,他们是我们最早的一对会友。

2016年4月,嘉与平结婚。我们为他们在一个花园餐厅办了小小的婚礼,带领他们在上帝面前立婚约。2017年1月,天父赐给了他们“子牧”——大牧人的孩子。2017年8月,我们为他俩施洗。2019年1月,上帝又赐给他们另一个儿子。我们本以为他们会长期驻留这城,但是随着2020年疫凤吹起,他们归家之心也被吹动了。2020年8月,我们目送他们步入机场的离境厅,不舍像一颗粉尘在我们的泪眼中滚动。同一个月,还有8位弟兄姐妹选择回国了。

“为何上帝不让他们留得久一点呢?为何不让我们有更多时间伴随他们的信仰之旅呢?”我们常与上帝摔跤,也常常都输了。上帝说我们就是蒙召在人来人往,欢迎和欢送的隙缝中,建立关系、分享生命、分享福音、建立门徒、差遣门徒。我们还有这7年来建立起的团队,伴随了超过一百位中国人生活、探索信仰、查经、敬拜;有人自此欢喜地跟随耶稣基督,越走越有喜乐,也在伴随他人同行。有人在跌跌撞撞中依然前行,有人停滞不前。


有一次当我们所伴随的一班人又离开了,正想着如何去接触零星散布在大大小小中资企业里的中国人时,忽然有一只彩蝶在我眼前飞舞。


⬛“蝴蝶飞往何处呢?”圣灵轻声问我。
“飞往花丛!”我说。
“当花开了,蝴蝶就来了,当耶稣基督被高举,人就被吸引来了。”圣灵说。


这一幅画面一直活现在我眼前,上帝也常常在我们觉得无能无力的时候,藉着这一幅画,让我们看见祂的信实。人就这样来了,融入我们的群体,也在群体里遇见被高举的基督。

这7年,上帝常借着我们的牵引,属于祂的“流浪群体”(叫“非漂”的中国人),在旅途中找到了永远的家。我们的上帝是“流浪”的上帝。当上帝从天上来到地上,当上帝从锡安山上的圣殿“走下来”,上帝“流浪的群体”就成为移动的圣殿,在各处歌唱:“归家吧!归家吧!”叫流浪在外的人回家,回到天父的家。从国内到国外,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在流动中,上帝找着了流浪飘荡的人,欢迎他们回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