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文桥》185:因为上帝,虽难仍爱!

《文桥》185:因为上帝,虽难仍爱!

Feb 17, 2020

原来笛伴牧师是台湾布农族原住民,1972年跟随父亲全所哲来到砂拉越宣教,逗留过几年。回台后遇上当兵的年纪不能再来。而父亲隶属的台湾焚棘海外传道会曾与马来西亚政府签订10年宣教合约,到期后,父亲回国,直至1987年台湾解严,才不时回到砂拉越短宣。笛伴是全所哲次子,本来不喜欢这个地方,但上帝早在他心里撒种,只等关键时刻到……现在他每年固定来砂,与长期驻留如楼的芳芳传道,一同服事伊班原住民。

《文桥》184:来帮助我们——东马原住民事工

《文桥》184:来帮助我们——东马原住民事工

Dec 3, 2019

砂拉越地广人稀,以原住民群体居多。据2010年统计,伊班、马兰诺、比达友、加央、肯亚、卡达央、弄巴旺、本南——人口近115万人,华人人口仅其半数的56万。
早期国外宣教士深入内陆传道,许多原住民都“认信”基督教——尤其人口最众的伊班族。外国宣教士撤离后,棒子自然交付本地教会;但原住民分布地点太广,太深入,宣教艰难。
进出内陆,阻隔的不止是林墙,有时还要坐船涉水;一次前往,就是几个小时、半天、一天过去了。
本地宣教士不多,驻足长屋的更少。内陆原住民缺乏属灵喂养,如离散的羊群,信仰终究不能持久、深入、稳定。可能你会看到——他家门挂了符物、指间夹着烟,坐在梯上说:我信耶稣。

《文桥》183:小心“闪”过来了!

《文桥》183:小心“闪”过来了!

Oct 15, 2019

“东方闪电”是异端
“东方闪电”于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发展开来,2012年中共判定为异端。早期,地方教会受“东方闪电”所害,却不敢投报公安;这让他们肆无忌惮,不择手段,百般影响基督徒,甚至以灌醉、拍不雅照、掳人、软禁等等,威胁信徒加入组
织。受中共政府打击后,创始人赵维山取得政治庇护,逃亡美国,同行的是他们宣称的“女基督”杨向彬。赵维山源自“呼喊派”,本觊觎领袖地位,无奈不成,就另起炉灶,组织“东方闪电”(又称:实际神、全能神)

《文桥》182:“性”的真谛

《文桥》182:“性”的真谛

Jun 14, 2019

社会大众对“性”、“性别”的观念日新月异—— 过去大部分人持守“异性相吸”的原理,后来
认同、接纳,甚至支持“同性相吸”,再到模糊性别,以至“去
性别化”,把“他/她”变成TA,he/she变成hen,这种演变进
展愈发明显,其中又以青少年更支持这类看法。

《文桥》181:死刑

《文桥》181:死刑

Apr 17, 2019

死刑- 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刑罚之一,指行刑者基于法律所赋予的权力,结束一个犯人的生命。

不少国家基于人权的因素,认为没有人应该被剥夺其生命和自由权利,而寻求废除死刑,包括我国也因废死议题,闹得沸沸扬扬,

作为当今教会的我们,究竟要怎么看待“死刑”呢?

《文桥》180:看这些使徒

《文桥》180:看这些使徒

Apr 3, 2019

看这些使徒,他们撇下一切跟随主的脚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