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中文教會思潮演變與反省研討會  
                     回主頁


這是回顧與反思的時刻

文:黃子

亞非拉的民族主義浪潮是在二戰結束後才風起雲湧的,特別是亞洲各國各族見到 ── 神話般的歐洲白人,竟敗在亞洲的日本矮子腳下,而且敗得那?狼狽不堪那?悲慘,令人不忍卒睹。但“帝國主義vs民族主義”,早在戰前就已經醞釀。更寬廣的語境不述,僅僅馬來亞衛理公會內部,就可見一斑。 Earnest Lau的“From Mission To Church”,略述了衛理公會在馬來亞的宣教過程,在一戰後到二戰前,教會內的這張力。 

在衛理公會的文獻內,較寬容的西教士讓本土崛起的信徒領袖在其機關報內暢言,提出西教士應加速培育本土領袖,讓馬來亞教會早日自立自養自傳:緊握權力不下放,只有扼殺自立的能力發展。

今日大馬因膚色而決定權力的種族特權,導致人材外流;當年教會內也一樣。例如新加坡首位宣教議會會督Oldham牧師,也是老教育家,有位“愛徒”Chen Chang Lok,1910年在芝加哥大學獲得法學博士。畢業後老會督與他餐敘,告訴他,英殖民政權絕不會讓華人擔任教會學校的校長,不論其資格和能力如何;而西教士亦不會同意服在“原住民”的領導之下……但會督希望他“屈就”地回去馬來亞差會服事。這個視會督亦師亦友亦父的“孩子”,堅決地說不。他回到新加坡,卻因美國學位不受承認,最終應廣東省政府之聘,出任駐新總領事,後調往印度、北美。這非孤証。那年代,教會的問題,是西教士與本土同工、信徒之間互動 ── 有關領導權轉移、教會本土化等等。而馬來亞教會真正的領導權轉移,則是要獨立過後,才漸漸落實。 

在教會本土化之前,教會內的思潮與問題,肯定不止一端。而從馬來亞獨立到今日,大馬華人教會也非鐵板一塊 ── 因為真理不變,就可以以不變應萬變。實際上,這幾十年來,華人教會的變化,可大了。

記得初來吉隆坡,某一宗派有間堂會的牧師“走靈恩”,結果被逐出門戶。可後來,當年有份將其逐出的領袖,不但當上會督,自己也靈恩了。這課題,以及許多其他議題,都是應該正視、研討、反省的。比如,不一定是城市教會才會走上“企業化”的顧客導向,忽視傳福音的服事本質;又如當前短詩簡直是風行草偃,而傳統聖詩這教會的瑰寶,竟似在“只剩老人不見青少年,日益沒落”的教會才有機會“被唱”。在教育低落的時代牧養,和在教育普及又高化,資訊爆炸下的處境牧養,教會如何因應這巨大的落差呢? 

從獨立到現在,中文教會走了近一甲子的年日,這不是風雲突變的時代,而是風雲漸變的歲月,就因是“漸”,所以常會陷入不知不覺,偶一回首,才驚覺其變化之大。這變,究竟是變得更好?更糟?請大家一起來思考、探索,釐清,以思考調整前面的方向。 

為此,我們邀請國內外教會領袖學者,深入研究、探討方方面面的演變,也懇請關心教會的主內肢體,出席互動,在主靈的光照下共同回顧、反省、展望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