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商報 ~ 牧羊人 
                               主頁 昔日檔案 目錄

   

     想象與真實之間
 作為一個基督徒同性戀者之可能性

              張文光

關于同性戀的道德問題,我在〈那房是空的,且不美麗〉一文中有詳細說明(見《四方談同性戀》,文橋出版社,2006年6月),在此不再贅述。基本上我的觀點為,同性戀的結合是反家庭,反婚姻的;其最大的問題是違反了"二人成為一體"的大原則。神創造人是造男造女,兩個性別;其中同中有异, 异中有 同,男女有其互補性(complementa-rity)。男女之間"二人成為一體"的結合,是與身體與生理的互補性息息相關。异性在愛中結合,彼此委身奉獻,從而向新生命的到來的可能性敞開,接著建立家庭,傳宗接代。而同性的性行為無可否認無法達成這種的結合,這種的可能性。相反的,同性戀的結合在本質上,是一種不育、 不 能 帶來生命 的行動(exercise in barrenness)。雖然在肉體上有所連接,但是不是真正的二人成為一體;無論當事人如何想象,同性戀的結合,套用基督教神學家Max Stackhouse 的說法,頂多是一種"變更、破例、妥協,或相對的接近"而已。我們可以用許多的方式,仿效,甚至想象,同性之間的交合是 已 經 達成二人成為一體的聯合, 然 而離開男女有別的這個事實,同性的結合已經取消了向新的生命,下一代敞開的可能性與希望。從這個角度來看,同性的結合,是反婚姻、反家庭的。

同性戀者可能會問難道聯合必須是生理上的嗎,不能在心理與心靈上的契合嗎?他們說如果我們從象徵意義來看,"只要是兩個人彼此相愛,同性間的'交合'同樣是聯合性(Unitive)的。把同性間之愛與情的價值完全抹煞的做法,是有欠公允的。"

關于同性戀者之間的愛與友情,我不否定同性戀者有的也有深厚的友情,可以成為親密的朋友。但是,不是所有愛的關係,都能進入性的親密關係。父母兒女的關係再如何相愛,再如何的犧牲,也決不能發展成為有性行為的關係。基督教倫理 認為所有愛的關係,也需要服從基督的主權,也必須受到規範,有紀律。基督徒的自由是在神的誡命規範下的,神的誡命立下界限,教導我們什么是真理與真愛。當我們談同性戀時,我們淡的不單是關愛,友情或愛情,而是與同性戀有決定性重要的性行為。朋友之間不需要有性行為,如果朋友之間需要進行性行為,那已經是越軌,超出友情所應有的的道德界限了。其實我們不是反對人與人之間的愛,友情,基督教輔導員們不是退而求次勸同志們禁欲(Abstinence),將情欲升華為沒有性欲的愛嗎,不要涉及性行為嗎?

但是Andrew Sullivan 等人認為這對同性戀者非常不公平,因為同性戀的狀況是一種結構性的狀況,是與生俱來,無法改變的。這種的傾向深深影響同性戀者作為一個真正的人的核心。放棄同性性行為,壓抑同性戀的欲望,帶給同性戀者痛苦,使他們無法過一個完全實現(fully realized),滿足的生命。他們大聲疾喊,同性戀也是一種愛的表現方式。對某些人來說,這種的愛、結合,雖然與普羅大?不同,但卻是他們的唯一結局與命運。Sullivan 認為對于這種的結合,我們應當給予尊重。而也有人振振有辭的說,只要當事人彼此相愛,為什么我們要反對?愛難道有罪嗎?

我們的回應如下:第一,難道基督徒的自我(self )與 身份(identity)是單由欲望(desire)或性欲所塑造的嗎?我們作為基督徒的身份的基本起點,不是因為神的恩典而獲得的嗎?難道神不是決定我們基督徒身份的最終因素嗎?我們不是藉著基督的寶血而得拯救的嗎?當我們信主時,不是藉著基督的死,把舊的生命去除,而獲得一個 理 當 委身 與 順 服 于 基督,作 一 個門徒的新生命嗎?聖靈不是痡` 更新 我 們 的 生 命,使我們成聖,過聖潔的生活,以致最終我們能活得更像基督,更討他的喜悅嗎?我們不是應當 理 智 的 計 劃 我 們 的 生 命, 過 活,依靠聖靈的大能來克服肉體的情欲嗎?而聖靈的果子不是包括節制嗎?我們不是應該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嗎?

第二,談到愛,基督教愛的倫理,不是有縱橫兩面的嗎?縱向的是愛神,橫向的是愛人;兩者不可分開。單單談縱向,即人與人之間的愛是不?的。其實,愛神的誡命有其優先性;簡單的說,基督教的倫理是以神為本的。作為一個基督徒我們必須愛神在先,我們的基本態度是順服,忠于上帝的誡命。十誡的頭四誡,是對神。後六誡才談人倫關係,其中包括不可奸淫。而人倫部分是奠基于先愛神。使徒保羅說:"愛人不可虛假。惡要厭惡;善要親近。","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又說:"不可放縱私欲,貪行種種的污穢","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除非那些所謂的'同志神學家'們能圓滿地解釋掉這種種《聖經》明確的倫理要求,不然,作為一個所謂的"同性戀的基督徒"的說法是有點自欺欺人的;"同性戀的基督徒"這個稱號如假包換,只是一個矛盾形容詞(oxymoron)。總而言之,單單?調同性之間的愛,是不足以建立起同性戀性行為的道德基礎的。神學家潘能伯格(Wolfhart Pannenberg)更毫不留情的說整個基督教傳統教導我們, 愛可以出現倒錯(inverted)與扭曲 (perverted) 的。據我看來,同性戀者?調性愛經驗(erotic experience), 性自由,不看重生育的價值(也無法導致生育),甚至崇拜年輕美麗浪漫的倫理觀,與基督教性倫理所?調的忠誠,生育與建立家庭,是嚴重地相違悖的。

第三,同性戀的結構性說法仍然是爭議性的說法,到目前仍然沒有定案。就算同性戀狀況是與生俱來的,但不是每個'自然傾向'都是善的,都能構成約定俗成的規則,成為所謂的'自然法' (natural law)。舉個例子,某人可能有酗酒或犯罪的自然傾向,但不能就因此說這些傾向是善的,符合道德的。

不管支持同性結合的倫理學家們怎么的說,我深深認為男女有別,這是三歲小孩都能明白的道理。性是一種的賜予(Given), 那些認為性不屬于本質論,而完全屬社會建構一環的人,是有狡辯的成分在內。我相信同性戀者,如果把個人的情感,本能、欲望與經驗放在一旁,而單靠理性來思考的話,他們都能理解同性間的結合是有缺欠,不完美的。


 



      耶穌,世界的光

              陳亞倫牧師

中秋節令人想起古人一輪皎潔的明月。筆者曾經有一年中秋節期間在中國古田的一座山上,半夜望出窗外,月亮特別大特別圓,所以中國人有"月到中秋分外圓"的感言。中秋節的月亮使人有溫馨的感受!

中秋節最早傳說乃祭祀月神的禮儀,這種祭祀在許多古代的國度是非常普遍的。後來的傳說包括"嫦娥奔月","吳剛伐桂",及"玉兔搗藥"等。比較有歷史性價值的乃"朱元璋的月餅起義",傳說朱元璋領導漢族人民反抗元朝暴政,約定在農曆八月十五日這一天起義,以互贈月餅的辦法把字條夾在月餅中傳遞消息,結果朱元璋起義成功。有人以為吃月餅和送月餅,自古以來就與中秋節有關。其實,情?並非如此。初唐時,原來農曆八月只有初一是節日,而無十五這個節日。相傳,後來唐明皇曾"八月十五夜游月宮",這樣民間才把八月十五這一天作為中秋節。

為何慶祝中秋節?中秋節的意義是家庭團圓,大家賞月。當然科學進步,迷信的傳說就不再相信了。尤其美國太空人岩士唐于1967年7月20日登陸月球後,顯示月球並沒有嫦娥,沒有吳剛,也沒有玉兔呀!只是,大家吃月餅,大家提燈籠挂燈籠,在動蕩的世代實在是難得的活動。

對于基督徒,中秋節大概也會聯想到"光",在于月亮和燈籠都是發光的物體。在創造天地萬物時,上帝說:要有光,就有了光。上帝造了兩個大光,大的(太陽)管晝,小的(月亮)管夜。這對人類貢獻很大,它們也分晝夜,定節令、日子和年歲。人問為何上帝要造諸天呢?其一乃為了讓"諸天述說上帝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詩篇19:1)。

"光"與"暗"有?烈的對比:(一)光可驅走黑暗,使人看見;而暗讓人看不到,還蒙蔽人的心眼!(二)光帶來盼望,而暗卻帶來絕望。(三)光帶來生命,而暗卻帶來死亡。

當今世界,罪惡越來越猖獗。耶穌曾經預言,在末日來臨前其一的預兆是"不法的事增多"。原因是人類享受黑暗的活動,把人生付諸于眼目的情欲,肉體的情欲,和今生的驕傲上。人自己顧自己、忘恩負義,無親情,及性情凶暴。在大馬,近來罪案頻繁且沒有人性,即不但?奸人,還把受害者殺死。不但攫奪,還先砍後搶。世界多?多難,戰爭和恐怖襲擊,乃是因為人心黑暗。

魔鬼利用人的私欲,享受罪中之樂。上帝不要人類活在黑暗,或在罪惡,或在恐懼,或在咒詛堙C相反的,上帝要我們活在光明堙A在聖潔堙A在自由堙A及在他的福分堙C上帝要斷開人類生命中一切無形的軛及枷鎖。這就是為什么兩千年前,上帝差遣他的獨生子耶穌降世!耶穌在世時對?人宣告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堥哄A必要得著生命的光!"

〈詩篇119〉的作者這樣說:"禰(上帝)的話是我?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耶穌的光與撒旦的光有?烈的對比:耶穌的光是照在人的?前的,而撒旦卻是使你目眩,他的工作是"弄瞎人的心眼"。

但願我們不要活在黑暗堙A因為這樣的生活只能破壞我們的家庭,事業和人際關係。耶穌卻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他成為人類的一道橋梁,要我們對他有信心,達到永遠都有亮光的天家。聖經告訴我們,在天家那個聖城堙A"不用日月光照,因有上帝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耶穌)為城的燈。"


 visitors since 14/12/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