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近期文章 » 刊物 » 不应该的“令人失望”?——神仆不完美,重塑教会文化势在必行

不应该的“令人失望”?——神仆不完美,重塑教会文化势在必行

采访、整理:又青

拉维.撒迦利亚(照片来源:撒迦利亚脸书)

事件背景:已故护教家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1946-2020年)性丑闻爆发后,他创办并服事的机构RZIM(Ravi Zacharia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立即委派第三方独立调查,最终证实指控。他们在3月1日的官方文告致歉,并表示将接受合规咨询公司审核,范围包括机构的结构、文化、政策、流程、财务等。另外,所有拉维牧师的出版物、视频、音频等将从网站及社交媒体删除,与其相关组织和学院也将更名,影响甚巨。(编按:有关拉维·撒迦利亚性丑闻,他的家人为其辩护,并且不承认调查报告结果。此为相关网址,供读者参考:https://defendingravi.com/

许多基督徒开始反思,也产生疑惑,如:目前教会潜在哪些危机?拉维·撒迦利亚的作品可保留,或弃如敝屣?教会能怎么做,以保护牧者和信徒……等等。

受访:陈约翰博士与赵丝丝博士(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讲师)

陈约翰博士与赵丝丝博士

再好的神仆仍会犯罪,太令人失望?

好或卓越的神仆并不只是以“效率”衡量,更当重视“品格与德性”(virtue)。正如拉维·撒迦利亚,在众人眼里是“卓越”的护教家,但这绝大部分是基于他能在每场辩论中有效率地应对棘手议题;而鲜少是以品德为讨神喜悦的服事关键。今年二月,《今日基督教》期刊(Christianity Today)因这案件公开质疑拉维牧师的品格和德性,并否认了他作为基督教领袖的身份。


我们需意识到一项危机——对基督徒领袖可能存有“虚假” 形象的认知。在教会或机构中,也可能潜伏有未揭发的类似事件。正如耶稣经常指责法利赛人言行不一的“虚假”:“伪君子啊,以赛亚针对你们所说的预言,说得好!他说:‘这民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他们把人的规矩当作教条教导人,所以敬拜我也是枉然。”(新汉语译本【太15:7-9】)。即或法利赛人的教导也有正确的,但他们自己却没有遵行(参太23:3-4)。因此,我们应当摆脱虚假形象,操练良好品德并成长,效法有德性的教会领袖形象。

伪装的生命,有可能正面影响人吗?

《圣经》教导我们,要以“真理影响生命”。若领袖的生命没有真正被真理塑造而改变,我们就无法从他的生命见到真理的影响。虽然德性品格无法叫人称义(唯独因信称义叫人得着基督所赐新生命),但这新生命却是透过德性品格的行为不断操练并成长。我们要脱下第一亚当的形象样式,穿戴末后基督的形象样式。我们若单有信心而没有行为,就会倾向另一个危机,即“反对律法”(Antinomianism)。

只接受他符合《圣经》的教导,而不效法他的行为品德,可行吗?

      《希伯来书》13章7节:“你们要记念那些领导过你们,把神的道传给你们的人;你们要观察他们一生的成果,要效法他们的信心。”基督徒应当记念领导他们的,就是那些“宣讲神的道”,并行事为人和信心一致的人。

我是否还能继续阅读拉维·撒迦利亚的书籍,或聆听他的讲道?

这可从两个层面来抉择:

(1)曾购买他的书籍/影音产品:可以保留作提醒,而不是学习。

(2)由于他的教导和自身品德有抵触,会绊倒读者,因此不应再向信徒推荐这些书籍,基督教书店也应把相关书籍下架。这就如同宗教改革时期,改革家重新回归《圣经》、建立教会时,兴起了“破坏圣像运动”。新教基督徒破坏当时罗马天主教教会的圣像、雕像、壁画、彩绘玻璃等,以便重建符合《圣经》的教会。但同时也保留一些圣像、雕像,放在博物馆供后人借鉴。


若拉维·撒迦利亚的书籍或影音信息有传达《圣经》真理,基督徒可以从中获益;但是,读者能否清楚区分作者和内容,却是因人而异(这必须以读者信仰基础来考量)。因此,我们宁可选择其他护教书籍,帮助并建立基督徒护教方面的服事,而不选择拉维·撒迦利亚的书籍。


另外,若有人曾因他的教导而信靠耶稣基督,或信仰得到建立,那他们可能会因此事而怀疑信仰,更甚者在信仰上绊倒。为此,坚强的基督徒应当陪伴受影响者,以便坚固他们的信仰。

所罗门是《圣经》作者之一,他也曾犯罪远离神,这跟拉维·撒迦利亚的情况有何异同?

首先,论到两者犯罪和悔罪的经历,从《传道书》可见,所罗门有悔罪的心路历程,他也承担了得罪上帝的后果。但拉维·撒迦利亚在2017年被揭发性丑闻,却没有悔罪(虽然我们不晓得他有否在患癌和疗养期间悔罪)。


其次,有关两者著作之比较,《传道书》是圣灵默示所罗门写下的圣言,即圣灵保守并引导所写下的神话语,这是我们今天仍然诵读的关键因素。但拉维·撒迦利亚的书籍并非《圣经》,两者不可相提并论。

除了惋惜哀叹,还可以做什么?

我们可从两方面反思这件事:

(1)个人层面:这件事再次警戒基督徒,要在神面前脱下“虚假”。我们要借着对福音核心的认识,即认识基督和效法祂的形象、样式,活出基督,并依靠基督的复活大能胜过罪恶!

(2)群体层面:教会领袖与众信徒一样,信主后仍然会软弱、犯罪(sin),包括道德或刑法范围的罪(crime)。因此,教会或基督教机构应设立廉政和问责机制(integrity and accountability mechanism),以防止或减少教牧和机构领袖腐败的可能。如此一来,一旦腐败,教会或机构也能有效应对,并按照《圣经》伦理劝诫,采取纪律行动。这是为了在信仰和道德上挽回主内肢体,同时对其他信徒起到道德劝诫作用,避免落入试探并犯罪(参太18:15-17)。

有人以这件事挑战基督教信仰,该如何回应?

不管抛出问题或挑战的是信徒与否,对教会而言都是重大考验。我们可以按照《圣经》教导面对这案例(依照上文所提的原则);并且伸张正义,保护、扶持受害者;以慈爱劝诫直接或间接涉及的基督徒,认罪悔改,不再否认、掩饰或包庇犯罪者。


退休牧师经验分享——陈朝强牧师

受访:陈朝强牧师

陈朝强牧师

陈朝强牧师牧会16年,退休后仍参与宣教、原住民、福音戒毒等事工,无论受邀国内外培训、讲道,师母都伴行。他说,当一名牧者在讲台头头是道,兼具幽默感,就容易吸引异性。她们有的单亲,有的单身,有的容貌姣好……这时牧者要警惕,像耶稣说:“撒旦,退我后边去吧!”若有异性表露好感,也可由太太出面化解,免除试探。


杰出、受人敬仰的牧者,更容易自我膨胀,一不小心就“跌倒”。陈朝强牧师常提醒,要与主耶稣有四“同”——同钉、同死、同埋、同复活。主耶稣警戒人不可一边事奉神,一边事奉玛门;更何况一边犯罪,一边站讲台!


“我们不能在台上戴假面具讲得头头是道,台下继续罪中生活。否则就是‘天使脸,魔鬼心’,比假冒伪善的法利赛人更可怕。因此,要求神饶恕,求神赐一颗清洁的心。只要有一点点罪出现,就立即除掉。”


“当人称赞或给我们戴高帽,我们要知道自己并不算什么,这一切不过是神所成就的。”陈牧师中年放下事业,以“蒙恩罪人回报主”为动力,去念神学并全职事奉,因此不敢以为要做神伟大仆人,或为神贡献什么。他相信只要是神透过教会要他做的,就学习顺服。


“不要做强人,只要做合神心意的瓦器。再好的金器、银器,若里头没有宝贝,也没有价值。”


陈牧师认为,牧者需要教会的帮助——牧者的优缺点、盲点,教会都要让他知道。以卫理公会为例,教会设有“牧职委员会”,但委员会通常只关心牧者生活起居,鲜少关心属灵层面;因此,牧师就需要提醒委员会发挥该有的功用,建议每个月与委员交流一次,从讲台信息、会友反应、个人行为态度敞开来谈。另外,牧者也要让信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提出代祷事项请会友代祷。


每当调派到新堂会,他会先找资深会友,了解并建立关系,探讨大家对教会发展的期望,聆听他们的忠告等。若牧职委员会组织健全,教会整体都会成长,不仅能缓和摩擦与紧张关系;原先不够成熟的牧者,也会逐渐成熟。


他也认同牧者必须向教会交代行踪,他说:“有间教会,主日崇拜时间到了,却迟迟不见牧者出现,忽然看见一个陌生人走上讲台,大家才知道原来他邀了另一名讲员,自己到了外地宣教。”


“若一名牧者我行我素,教会长执有责任提醒,否则他不只跟教会越走越远,也跟上帝越走越远。整个教会‘操控’在他手中,十分不健康。”


这样的文化,你的教会流行多久了?——单一事件显露教会整体问题

受访:孙玉华博士与妻子萧梦兰

孙玉华博士夫妇

孙玉华博士(美国Faith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中文部主任),曾任牧师与教会长执,现居美国,与妻子萧梦兰一同事奉,积极栽培并建立教会及职场事工领袖。


Ravi牧师性丑闻证实后,他们既痛心又惋惜。萧梦兰说,RZIM机构的事工和讲员,她大部分透过媒体接触,形象非常好。但这一次重击,无疑是护教领域的大损失。

牧者 不易犯错

过去流行的教会文化,认为《圣经》知识越好,属灵生命也越好,这是误解。孙博士说:“30多岁信主时,我对牧者抱有很高期望,觉得牧者可信赖、很关心人,很令人尊敬。但后来逐渐明白,其实牧者跟普通人一样,有时会软弱跌倒,他们甚至可能比一般信徒要面对撒旦更大的试探。”


牧者软弱或跌倒,通常不想让弟兄姐妹知道。事实上任何人都会犯错,牧者若愿意承认软弱,反而会赢得更多尊重;只是,很少人能做到这点。加上若碰到不成熟的会友,知道以后不但不接纳、扶持牧者,还恶意批评,这就出问题。

牧者唯一的异象领受者

谈到有关异象与呼召的课题,许多人认为只有牧者是神拣选的,有来自神的异象,而会友只是配合牧师,完成使命。其实神给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呼召与异象,事工不是由牧师设立,大家顺服;反之,牧师乃是装备弟兄姐妹,来成就神的事工。《以弗所书》4章11-12节:“祂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孙博士语重心长地说:“健康的教会组织图,牧者理应在底层,其他人站在他肩膀上,一个扶一个。正如《路加福音》22章26节所说:“你们里头为大的,倒要像年幼的,为首领的,倒要像服事人的。”但现今的教会深受社会影响,我们已经习惯从世俗角度来看待教会问题。要扭转这种情况,不能单靠会友,而是由牧者开始,透过日常的分享、交流、讲台、教导等,提高弟兄姐妹的自我意识,让大家知道牧者与弟兄姐妹之间的关系不是一个在上,一个在下,而是并肩一同事奉,建立神的国度。

牧者 因为尊重,所以不必交代

谈到有关健康的“牧者与会友之间的关系”,彼此信任与尊重是不可或缺的。以“交代行踪”为例,就如一个大家庭,我们外出必定会向家人交代,牧者与会友也不例外。当彼此信任与尊重时,“交代行踪”就是自然而然的事,而不是因受制度辖制,勉强遵行。


要建立彼此坦诚互助的氛围,牧者本身应主动破除隔阂。在一些教会圈子里,有不少牧者说话、走路都“不太一样”。这种“距离感”,让弟兄姐妹不容易向牧师开口,尤其是劝诫或提醒。另外,有的牧者担心自己在人前形象受损,因此就算犯错也不肯坦诚,这又再拉远了彼此的距离。


提到面对试探,已婚牧者,应该回避单独与异性外出,或是避免独自上路,以免因寂寞而受试探。但一般教会邀请讲员时,往往只担负讲员的行程费,若妻子或丈夫同行,就得自掏腰包,这或许是许多牧者单独出行的原因之一。因此,教会或机构要帮助牧者,可以从这些细节做起。

牧者 不能接受评估或批评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教会推展事工或活动,往往缺乏评估。于是,活动效果如何、讲员教导如何……既没人理会也没人认真检讨。教会里每个人都应该接受评估——若没有人评估,就等同没有人关心自己。英文有一句话说“You can’t improve what you don’t measure”,更是说出了评估的不可或缺。而评估最终要衡量的,除了事工是否达到期待的效果,还包括人的生命是否改变。这么做,最终是为了建立耶稣基督的门徒,不是发展一项事工而已。


目前,教会文化有许多有待改进之处,例如有的牧者认为“教会团队”就是“我说,你们一起做”,“我有个团队,很多人在做事”,其实不然。团队乃是着重每个成员的强项,彼此配搭,并发挥到最好。


提到顺服,教会若按照《圣经》教导,顺服领袖是理所当然的。有时候教会出现问题,会友提出疑问,是为了评估并解决问题,不是批评。大家应避免认为质疑就是不顺服。


要改变现况,就等同重塑文化,这是艰苦与缓慢的过程。孙博士说,“改变”不必操之过急,但势在必行。因为不改变而产生的痛苦,总远超过改变所带来的痛苦。他也说,这类文化重塑的工作,本地不少基督徒都有醒觉,只是未达成共识。这样的文化重塑,不仅帮助教会成长,更帮助和保护所有教会成员——包括我们最常忽略的牧者。最终,真正建立基督荣耀的身体。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