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福音版 » 从“挑水苦”思今日恩典

从“挑水苦”思今日恩典

文:黄启城

古代农村里,不但没有食水供应,有些自掘水井也找不到水。我家一口水井就只是雨水,如果整个月没有下雨,水井就干涸了,煮饭泡茶要到离家一公里路的天然水井去挑水;我十来岁时,这个任务就由我来负担,一天要走两三趟。


有一次挑了水走到半路,绷水桶的铁线断丢,所挑的水就泡汤了。当然要再走回去挑,可是来去要超过半个钟,这样就拖延了时间。妈妈在家里等得不耐烦,又怕爸爸从田里回来肚子饿。当我回到家时,妈妈不待我解释,二话不说兇巴巴地拉我耳朵,几乎拉断,我呼天抢地哭她才放手。待我解释后,她就把我搂在怀里,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说:错怪我了可怜的孩子。我听了哭得更大声,爸爸回来也慌了,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妈妈解释了就摸摸我的耳朵,很怜惜地说:不痛不痛是妈妈的错。这不是爸妈不疼我,其实我是单传,也是他们心中骨肉。可是那年代大家都这么辛苦,家务事家家户户都是这样分工合作。感谢主!这样的环境,磨练了我这身什么都吃得了的硬骨头。


说起挑水苦,怎么不苦呢!旱天时天天都要这样,虽然一次只挑七八公斤,歇歇停停一趟要超过一个多钟,每天走两三趟,真够你受的了。还好爸爸有时也来挑,每次有他挑的时候,水缸都是满满的,可以用上三五天,那我就轻松了。

如同恩典,泉涌不止

说到这里让想起中国老家乡,三十多年前,我去中国探亲的时候,乡里什么都没有,无电也无水;但只二十多年时间,什么都有了。那年代他们喝的水,都是靠天然永不干涸的矿泉水。他们带我去看山边一口天然古井,这口井只有两米多见方,历史有二百多年,当老祖宗搬来这里就有了。这井可供十户家庭饮用,只有大家都在用水的时候,水量才不够,但等待片刻又是满满一井了。现在各家各户都不去挑了,只在屋子周边,随便用工具向地里钻,泉水就涌流不断,送到水务局去验证,都是可以饮用的泉水。


记得我在诗巫低窪木山工作时,因为芭里的水都是赤红的,不敢饮用,也用工具钻地井,虽有水但有异味,隔夜就有黄色的锈性物质浮在水面,当然不能饮用了;而中国家乡,钻哪里都有干净泉水。整个福州市方围几十公里,人口近千万,全市地下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矿泉水,所以全市旅店都有温泉浴的设备,真是上帝祝福的宝地也。这也像当年摩西带以色列民出埃及的时候,在旷野里没有水时,只要用杖击打石头,就有水流出来——“你要击打磐石,磐石里必有水流出来。”(出17:6中)——上帝的恩典和供应,真如同泉水,赐福满满。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