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福音版 » 意料之外的服事之旅——难民,也需要教育 (04.01.2022)

意料之外的服事之旅——难民,也需要教育 (04.01.2022)

受访:汤相鸿
采访、整理:又青
毕业后,相鸿投入缅甸难民事工,教小朋友英文。
疫情期间,她毕业了,拿着酒店管理系学士文凭,那一纸轻如鸿毛,投出去,却屡次石沉大海。汤相鸿先是皱眉,然后笑说:“怎么说也好,家人当然希望我找到一份正职,可没办法啊!我现在只能留在家乡,还是得做什么吧!家人供我读书直到毕业,压力是有的。”
彭亨淡马鲁长大的相鸿,从小阿姨就把她叫去淡马鲁福音堂,参加聚会,七岁上主日学,之后参加少年团、青年团,有机会就参与事奉,参加教会营会和课程。她也去附近小镇明加叻(Mengkarak)参与儿童事工或少年事工。二十四岁的她说:“当上帝要使用你,你就要把握机会做神的工;否则工作忙起来,就会找借口不事奉了。”

开始服事,真的够钱吗?

于是,因疫情暂时找不到向往的工作,刚好淡马鲁缅甸教会又需要儿童教师,她觉得实在没理由拒绝。一开始,她只把它当“一份工作”,谈不上“事工”,收入肯定不比专业来得高。还有一个问题,她要教的其实是群缅甸难民孩子——真的可以沟通吗?缺乏基础,从何教起?而且,距离开课仅剩一两天,她提前去课室看,要“收拾”的地方太多了!
相鸿形容:“课室不算简陋,可是孩子们的鞋子一堆乱摆,还有孩子们玩水,弄得地板湿漉漉的;另外还需要桌椅、鞋架、文具、作业、练习簿等;那里非常热,需要风扇……但是,我们真的有钱买这些吗?”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相鸿鼓起勇气,问教会姐妹穆莲:“我们还有钱吗?”她马上说:“做神的工,一定够、一定够,不用担心。” 相鸿感谢神,因祂预备了人,愿意奉献支持。没有后顾之忧,买齐一切用具,开始事奉。
班里大约十名缅甸Dai族孩子,加一名全职缅甸传道人Mr. Jupiter Hung Choi 协助。语言文化的差异,无可避免,有时就闹了笑话:像白板明明写着“Apple”,但小朋友交上的功课却是“Appte”,原来传道转述有“误会”。
用心预备的教材。

语言不通,真行得通吗?

“其实传道他很好,也很努力配合老师。每次教课,遇到小朋友难以明白的时候,我就大声喊‘Pastor ~’求助;还有一次教书,忽然没信心,害怕起来,我又赶紧叫传道,说:‘你能不能过来,我们一起祷告?’” 相鸿说,自己只是普通的大学生,会质疑“我真的有能力教好吗?” 但只要祷告了,她总能再次鼓起勇气;而孩子们很是可爱,当她和传道一“阿门!” 那天真的小朋友也很高兴似的拍起手掌来。
“虽然我们语言不同,但只要同心祷告,神就会赐我们能力及智慧,做好每件事,用祂的方式,彰显自己的荣耀!”
“传道很希望孩子们学习有收获,当政府宣布疫情无法聚会时,我考虑到家长们没工作,买上网数据无疑是负担,就想停课。可是传道说,他可以叫家长买数据。我迟疑,真的可以吗?够钱吗?他就是那么坚持、那么乐意服事他们。既然如此,我们就去做吧!”
教孩子们认字

难民,也需要教育吗?

缅甸传道一直很落力,也很注重孩子们的教育。疫情期间,相鸿在家线上教课,为了减少接触次数,每次需要提前预备一个月的功课,再交给传道,他就逐家分派和收回;再由相鸿漏液批改,常常改完第二天就病倒,但她说,一切都准备好了,心里也就没太大负担。
对缅甸难民来说,马来西亚就如驿站,至于教育,反正是过渡,不必太认真?就连家人也如此认为,相鸿却说:“我不希望他们空空地来,空空地回去。我也不会期望将来学生记得我,我只希望他们记得学过的,以后能帮助自己的同胞。将来,他们到了国外,拥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不轻易受骗,这才是我要的。”
相鸿努力让家长明白,孩子在学什么、进步了多少,她甚至自制成绩单,以及毕业证书。
“我用自己经历过的马来西亚教育模式,设定期中考,也把年终考换成月终考,并设定评分制。同时,学生来到考场后,必须排队,拿着自己文具,坐在指定位子。我希望学生知道,虽然我们不‘专业’,但至少曾体验正式的上课、考试模式。”
她很清楚教学的目的,也很清楚难民孩子的需要,她说:“他们离开了自己的国家,但在这里,地方教会会帮助他们,他们不是被孤立、多余的!神会保守、看顾每一个信祂的人。我们是蒙福的群体,这是我坚定服事的理由。”
相鸿:“孩子们回校考试,考得乱七八糟,又气又失望,实在忍不了,就让他们比爱心给我拍照,消消气。“

原来,不只是一份工

她去过缅甸难民的家,没有大衣橱大床,他们坐地上,或全家睡一个床垫;他们没有车或摩托,只好骑脚车、走路或搭顺风车,但他们会固定去教会。他们见证荣耀了神——祂的恩典够用。
这段时间,大学同学陆续找到工作,工资也不错,相鸿有时也十分羡慕。然而,她投出去的履历还是没人回复,她想——或许,留在这里也是神的旨意,总好过在家颓废。
她又打趣说道:“是不是神要我把读大学四年,缺席的事奉都补齐呢?”她依旧会羡慕朋友,但她学习不去比较,她说:“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而且,这最终成了我事奉神的宝贵机会,并不后悔。”
相鸿珍惜与小朋友们相处的时间,原本两小时一堂课,常常延长到四至六小时。有天上课,课本主题是“我的国家,马来西亚”,相鸿制作了两面国旗——缅甸和马来西亚,她又把马来西亚的文化介绍给孩子们,一起唱两国的国歌。她要告诉孩子:“无论你在哪里,上帝都没有放弃每一个信祂的人,按着祂的旨意,祂必有安排!”
无论在什么国家,上帝都没有放弃每一个信祂的人。
她渐渐清楚,原以为的单纯教书,就是在为神做工,服事缅甸人多年的穆莲姐妹对她说:“你要去,告诉这群孩子——我要祝福你!希望你也可以祝福别人,” 对相鸿而言,这就是最特别、意义非凡的一件事。
最后一天
2021年11月,疫情好转,相鸿教书期间继续找工、面试,顺利找到一份正职,且是跟专业相关的领域。“也是时候结束教缅甸小朋友读书的事奉了,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当了八个月英文老师,用自己不专业,但可算创意的教学方式,教导小朋友,这都是满满神的恩典。”
相鸿和缅甸传道一起策划,为学生举办简单的毕业典礼。她说:“跟小朋友道别时,满是不舍,但也没办法,需要结束这段‘旅程’。可是,一回到家里,我才知道,今天也是缅甸传道服事的最后一天。打了电话过去,哭得稀里哗啦……”
“传道八个月尽心尽力,但他的合约到期了,而且有三个孩子,经济压力不小。但他依然坚定地相信,神必有安排。我很感谢传道陪伴、配合、鼓励和支持;还有穆莲姐妹、Mary姐妹和教会弟兄姐妹时时代祷,以及在背后默默奉献的长辈们。回头看,若非神与我们同在,我们什么都不是,一切荣耀归神!”
分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