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近期文章 » 刊物 » 先读为快 » 读史苏醒人心

读史苏醒人心

耶路撒冷国会灯台讲述的故事(二)——马加比与约哈南本撒该

文:杨锺禄
耶路撒冷国会灯台(此图取自网络: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Jerusalem_Menora_Knesset.JPG)
两约之间历史,对许多基督徒来说就如从旧约翻到新约,只是空白的一页。其实这是形成新约背景的一段重要过程。耶稣时代的政治舞台与宗教流派的要角,皆由此产生。犹太人从被掳归回到耶稣降生,历经波斯帝国、马其顿帝国、南朝多利买、北朝西流基以及罗马帝国的统治。在这五百多年期间,犹太人曾拥有百年独立的中兴时期,就是马加比革命带来的哈斯摩尼王朝。这也是以色列历史与犹太教史中浓厚的一笔,成为犹太人永远的纪念。直到如今,普世犹太人仍每年欢庆“献殿节”(约10:23译为修殿节),又因过节须点燃八盏灯台,也称为光明节(Hanukkah ),以记念马加比的胜利。

英勇对抗强权的犹大马加比

马加比
在耶路撒冷国会灯台右上次排的浮雕,便是展现马加比家族于公元前166年,反抗西流基王朝安提阿哥四世(Antiochus IV Epiphanes)的宗教逼害而发起的革命运动。雕像显示五位战士,代表起义勇士马他提亚的五个儿子,他们是马加比运动的五虎将。卧在地上的是首位死于战场的四将军以利亚撒,其头枕着代表以色列国大卫之星的盾牌。另一位手拿大铁锤者代表三将军犹大,因其英勇过人屡建战功,人们便以“马加比”(Maccabee,意即“大锤”)荣衔加给他,后来将此以色列中兴时期也称为马加比革命时期。这段重要历史的主要依据是《马加比一书》及《马加比二书》。罗马天主教与希腊东正教将这二卷书纳入圣经正典。更正教虽将它们列为次经,但其历史价值是不容否定的。
马加比革命运动主要是为反抗希腊政权的宗教压迫以及与亲希犹太人的斗争。在民间持守传统信仰的敬虔犹太人予以积极响应,纷纷起来与马加比家族并肩作战,对抗希腊权势。这群民间的敬虔群体逐渐演变为新约时代的法利赛教派。与他们对立的亲希份子,依靠希腊政权势力获得宗教领袖地位,成为祭司集团并掌控圣殿一切事务 ,他们便成为新约时期的撒都该人。在漫长的复杂环境中,法利赛人大多已变成徒有外表,假冒为善的犹太拉比;而撒都该人则成为依靠政权谋求私利的官方宗教领袖,耶稣基督便是被他们控诉而被判钉十架的。另有一批敬虔人,目睹以色列宗教道德堕落光景而选择消极地离群索居于死海西边的昆兰旷野,成为犹太的隐修者爱色尼人。施洗者约翰很可能也是他们当中的一位。此外,另有一批坚持马加比以暴制暴精神的奋锐党人(Zealots)及匕首党人(Sicarii )。耶稣十二门徒中便有一位“奋锐党的西门”(太10:4)。

浚智化解危机的约哈南撒该

约哈南撒该
与马加比运动对应的是国会灯台左上次排的浮雕:公元70年,在罗马大军压境,目睹圣城被毁,圣殿被焚的拉比约哈南本撒该与众犹太学者们的状况。浮雕显示拉比约哈南本撒该高举双手,犹如泪眼注视崩塌的圣城与圣殿,又似仰脸向神发出哀号与呼求。他身旁的几位犹太学者,在他的荫庇之下,神情专注地钻研着手中的圣卷。这画面代表失去圣城、圣殿与祭司的犹太民族,从此转向以遵守犹太拉比的教导作为他们宗教生活的核心依据。公元70年成为“犹太人的宗教从圣经(旧约)信仰转为以拉比为核心的拉比犹太教”里程纪年。
耶路撒冷沦陷后,犹太祭司、撒都该派和奋锐党人皆遭受致命打击并从历史舞台上消失。只有坚守妥拉信仰的法利赛派在面对这空前大难的生死关头,走出一条转机之路来。这转机之路也决定了犹太教未来将近二千年的延续与发展。带领犹太教走出灭顶之灾大危机的一位关键人物,便是拉比约哈南本撒该 (Rabbi Yochanan ben Zakkai)。
约哈南本撒该是著名拉比希列(Hillel)的学生,于公元50年曾担任耶路撒冷犹太人大公会议长。约哈南本撒该主张与罗马人协约议和,却被主战派的奋锐党人视为胆怯不信(他们总以马加比家族勇抗希腊暴政为榜样),仍坚持硬撑到底。约哈南本撒该心知大难将至,犹太人转眼间便将国破人亡。最令他忧心的,不是个人的安危,甚至不是一城的安危,而是作为与神立约并承受神律法之选民的犹太人,将要如何去继承神的使命与托付?他唯有另寻出路。
约哈南本撒该为了不被主战派的奋锐党人拦阻,他藏在棺中,由门徒抬出耶路撒冷城外(因死尸不得留在城市,免得使城成为不洁)并去求见罗马军队统帅韦斯巴芗(Vespasian)。及至见面,拉比便开口称他为皇帝。韦斯巴芗对他说:“你错了,我不是皇帝,是将军。”但约哈南本撒该却以坚定的口气对他说:“不,你是皇帝。”据说就在此时,有一位使者前来报告罗马皇帝尼禄的死讯,韦斯巴芗即将成为继任者。韦斯巴芗因此对这位犹太拉比的先知先觉感到十分惊讶,便问他有何要求?约哈南本撒该即刻回答说:“请给我雅夫尼城和它的学者们。”(“Give me Yavne and its sages”——这句话后来成为犹太史上的名言。)获得了韦斯巴芗的答应,约哈南本撒该便带着他的学生与犹太学者们前往位于耶路撒冷西南40公里的一个平原小城雅夫尼(Yavneh,或雅比尼Yabne,希腊文为Jamnia,雅麦尼亚),并在那里开设了一所犹太经学院“耶希瓦”(yeshiva),成为犹太人研习律法,维持宗教生活的中心。当时,以色列各地的犹太学者们都聚集到雅夫尼的经学院来,并且组成“雅麦尼亚议会”(Council of Jamnia),据犹太传说,希伯来圣经正典(即基督教的《旧约》)也是由此议会确定下来的。同时也在此成立“犹太律法法庭”,(希伯来话称为“贝特.丁” Beth Din),延续第二圣殿被毁前的“三合林”(Sanhedrin,大公会)的功用。雅夫尼遂成为亡国后散居各地犹太人的宗教与民族中心,发挥着凝聚散居合地犹太人的心灵的重要功用。

感想:

面对不同境遇,人须运用智慧与勇气去应对。马加比家族面对生死存亡的挑战,以对神至死忠心的大无畏精神与仇敌正面对抗,结果为犹太民族赢得百年中兴,写下以色列史上辉煌的一页。直到今日,马加比精神仍持续激励着犹太人在面对强敌时,毫不畏惧地英勇奋战。拉比约哈南本撒该在国家与民族面临绝境中,冷静地做出智慧的决定,为犹太人打开一条生路,保住了神选民的命脉。
今日教会面对诸多严峻的挑战:后现代主义渗透、传统伦理崩溃、异端邪说横行、极权政治迫害、世俗潮流侵蚀、教会内部腐坏、属灵领袖失败……今日教会须有如犹大马加比的英勇,不屈服于世俗权威,坚决维护并忠于《圣经》真道。同时也需有如约哈南本撒该的浚智,晓得审时度势,与时俱进,随机应变,让教会圣工有效开展,福音也能为当代人理解与接受。
分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