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近期文章 » 活动/资讯 » 书房动态 » 河马奶奶札记——《谁来抱抱小依》

河马奶奶札记——《谁来抱抱小依》

文:河马奶奶

【《谁来抱抱小依》——河马奶奶】

谁是你的邻居?谁是你的情人?
情人已逝,
玫瑰调零。
茫然独居,
度此余生?
罗贝尔爷爷与爱妻白头偕老,一度羡煞旁人。无奈生死相隔的局面,最终还是悄然而至,白发苍苍的罗爷爷从此一蹶不振,只想随爱人而去。
《谁来抱抱小依?》故事的第二幅跨页是一片忧郁的淡蓝色,痴呆地坐在沙发上的罗爷爷无视对面的猫儿。它也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却显得那沙发更没生气和活力……这应该是爱妻抱住猫儿坐上去的沙发 ! 两张沙发之间有张小桌子,上面放置着一盆玫瑰花,焦蓝色,低垂着,几近枯萎,大概没浇水好一阵子了。
绘本书名却不是《谁来抱抱罗爷爷》,作者安德鲁。普兰有更大的格局和胸襟。人在痛苦时的第一个念头,往往是期待整个世界来拥抱自己的痛苦,自己的痛苦变得很大很大。《谁来抱抱小依?》这个故事平行地掀开人生里的两个伤口:丧妻的罗爷爷和双亲惨遭车祸而早产婴儿小依。这两个伤口本来在互不相干的时空里独忍伤痛,若不是护士蒂娜的出现,一老一小不可能相遇。
护士蒂娜是罗爷爷的邻居,她对罗爷爷说:“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带着罗爷爷走出家门到医院去。蒂娜告诉罗爷爷:“小依需要抱抱,可是护士们都很忙。“
罗爷爷有两个选择:继续呆在家里,把自己的痛苦喂养成巨兽;或是搁下自己的痛苦,走出家门,去拥抱别人的痛苦。
《谁来抱抱小依》的第一幅跨页像一首诗,却没有文字。左边是罗爷爷的爱妻,满头银发,躺在病床上,一旁有心跳机,荧幕上显示已无生命迹象;右边是早产婴儿小依,睡得很香。
最引人注目的应该是——盖住他们身体的被单都是清一色的粉红,充满了浪漫和盼望,这是未来的颜色!
生与死,在作者叙事的诠释下,散发着正面积极的光芒。
后扉页是阳光四射的黄色背景,之前那盆即将被毁的玫瑰花,在毫无私欲的关爱下,重获新生,灿灿其色,璀璨夺目,红得喜乐。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