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福音版 » 网络扩版·新泉眼 » 墓园里的生命——从《这里真安静》说起(05.04.2022)

墓园里的生命——从《这里真安静》说起(05.04.2022)

文:石美婷
图源:unsplash@waldemarbrandt67w
墓园是很多传统华人避而不谈、忌讳的话题,它属于生命结束、阴沉、哀怨悲戚、没有希望的地方。近日拜读了中国当代作家余秋雨写的《文化苦旅》,其中一篇文章《这里真安静》让我对墓园有了另外的想法。
一个人过世了可以在墓园下葬,亲朋戚友前来见证,也算是“善终”吧!马航MH 370飞机上的239人死于非命,有的是“纪念碑”而不是墓碑,可悲、可叹!所以,有墓有碑,可让亲朋戚友前往怀念,对活着的人而言,是一种心灵慰藉,那份缅怀之情,尽管岁月如,思念却长久。
《文化苦旅》之《这里真安静》,是一篇旅游文学著作,介绍新加坡一个墓园,一个属于日本军人、女人、文人的坟地——皇军万人、日本妓女,还有唯一的日本文学家:二叶亭四迷。
余秋雨形容这坟地“抽象得像寓言,神秘得像梦境”;他把埋葬于此的三类人留下的历史痕迹,以丰富的文学手法一一写出。虽然都过去了,但这些生命曾经逗留或生活在新加坡,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无法改写的历史。文章字里行间虽沉重,叫人苦涩又无奈,却在翻阅时,让我联想到同钉骷髅地十架的三个人:耶稣——神的儿子、讥笑主的强盗,还有一个愿意悔改,求主纪念自己的罪人。与此同时,“埋葬”“空坟墓”和“复活”这三个概念也一一呈现我脑海。这“三”的联想、人生的命题、死亡与生命,剪不断、理还乱。
人的一生若只是机械式的“生老病死”就简单多了,可是我们偏偏存活于简单与复杂之间。若健康,应该怎样活?若病痛,如何承受?若死亡有期,又该如何面对?这人生必经之路,有人称之为“过程”“路程”,也有人说是“旅程”,这都反映了我们不同的心境。而我们从呱呱坠地起,成长,受教养,过程是那么令人期待;但生命终究有结束时——或因为生病、意外、暴毙或处刑——只要有开始,就无法避免结束。

坟墓不代表结束

作为基督徒,我不敢说“不怕死”,就算十二门徒中的“大师兄”—— 使徒彼得——面对遭受迫害的耶稣,众目睽睽下还是三次不认主!再说,当人劳碌半辈子,来到享福之年却面临死亡,多少人心有不甘,“不想死”啊!
但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五8教导:“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住”,他对死亡的看法是“安息主怀”。耶稣在《约翰福音》十一25说道:“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基督徒都相信“死里复活”,《圣经》也明确记载肉体复活的事迹,先知以利亚、主耶稣、门徒彼得和使徒保罗都曾先后让死人复活 。若以此思辨,基督徒面对死亡,比未信者会坦然自若一点。
再思与耶稣同时钉十字架的人,是非亲非故的两个强盗:一个强盗认为十字架上的耶稣无能为力,对他冷嘲热讽,另一个强盗为耶稣辩解并承认自己是罪人;嘲讽的那人坠落永恒的罪恶深渊,而另一人忏悔,临终得到了救赎和恩典。耶稣死后,虽被埋葬,三天后却复活——坟墓成空,战胜死亡!耶稣的坟墓不代表结束,也不是伤感的地方,而是荣耀和得胜的凭据。
《文化苦旅》之《这里真安静》讲述的虽是华人忌讳的墓园,但那里却是充满故事的地方,或许我们不会刻意去参观,但适逢四月份清明节和基督复活节,当我们去墓园追思亲人亡者时,或许可以静思并观察周围环境,让生命再次被提醒。我们也可以思考,使徒保罗在《腓立比書》一21 的教导,过一个“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的生活!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