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近期文章 » 刊物 » 先读为快 » 【总干事的话】 信徒离婚将成大势所趋?! (15.06.2022)

【总干事的话】 信徒离婚将成大势所趋?! (15.06.2022)

文:黄子
图源:unsplash@siora-photography
50-60年代,好莱坞明星的结婚离婚,如电视连续剧般精彩,花样百出。演《埃及妖后》的伊丽莎白泰莱N次离婚,更是其中翘楚。
70年代,有些朋友要结婚时,会开玩笑——应仿傚从玉女变成玉婆的妖后,到律师楼签好离婚协议书,才签结婚证书。这不过是穷人开的玩笑。那年代,许多人结婚,两人连一间厕所也无,还是和父母兄弟姐妹住在一个屋檐下,只不过是在老屋子隔出一间新房而已。真有离婚,别说什么财产,值钱的东西顶多是一辆摩哆车,还有什么可分的?那年代离婚绝对罕见,真的离了,各走各路,赡养费也不必想。到今天,不幸离婚,也没多少人需要付赡养费,这也是轻易离婚的原因之一。没什么代价嘛!
打从60代的性革命风起云涌,随即巨浪滔天,从西方冲蚀五湖四海,占据西方学术界的左派,从大学到掌控整个教育体系;在主流媒体,在大魔头史大林所说的“控制好莱坞,就能控制世界”的好莱坞主导的电影、电视、流行歌曲……传统道德价值、家庭结构,凡建立在沙土上的,莫不被滔滔洪流所毁。夫妻离异,家破人散,已成常态。
大马人行动被禁锢了两年多,MCO结束,是重新展开社交活动的时刻。媒体采访年轻女性,许多人脸不红心不跳地道出——出门必备的法宝,除了手机,就是避孕套。过去视为神圣隐密,夫妻间最亲密的关系,贬值到等同喝tek Tarik 吃roti canai般——最廉价的消费。这种开放的态度,必定腐蚀日后的婚姻根基。
我这一代人,先是朋友、同学中有人离婚,继而教会中也偶有听闻。随着城市教会人数增长,信徒离婚率竟也有步世俗后尘的态势。离婚原是大事,却慢慢演变成大势所趋。有些宗派教会面对压力,已在讨论可否为离婚再婚者举行婚礼!而今,更update的问题,是不受制约的独立教会传道人也离婚了,顶多是另立山头,美其名曰——开拓教会!
英国牧师大卫鲍森,有一次到美国讲道,读了一段有关离婚的经文。驻堂牧师很生气,责问他为何选读这段责备离婚的经文;知否这段经文得罪了一半以上的会友!后来大卫牧师才知道,那位牧师离婚了两次,现任师母是第三位妻子。
马来西亚教会还没这么“先进”,但随着数字化的信息无孔不入,已成主流思想的/进步的/政治正确的。外部教育界、知识分子、媒体,对人洗脑;教会内部,更多追随进步的/开放的/update的学者传道授业,性开放、同性恋、性少数的权利渐成政治正确,离婚、同居又焉能不OK呢!
家家有本难唸的经,这是自古以来的现象,包青天搞不定,摩西也一样,否则就不会有允许休妻的律法。主耶稣说摩西允许休妻,是因为人的心硬;今天的心硬,可不只限丈夫,有时也是妻子的心比丈夫更硬!孰对孰错,不一定是男,也不一定是女。总之,不论男女,我们都是罪人,都被罪污染。如果我们不肯谦卑悔罪,遵行圣经的教导,靠着圣灵的力量彼此相爱,以爱来解决双方的各种奇难杂症,那离婚实在有一百个、一千个好理由,连最芝麻蒜皮的挤牙膏,也可以是正当的理由。
不信者追逐或跟随主流思潮,离婚率高升乃必然结果。基督徒群体活在世界中,理当做光做盐,为世界防腐,改变世界。很遗憾,外部的腐蚀力量,我们防制乏力,更不幸的是腐烂从内部开始!从启蒙时代的自然神论,继而神学家、圣经学者的高等批判、去神话化,普救论到不可知论到无神论,也就是温水煮青蛙的过程啊!
两千年前,彼拉多犬儒地问“什么是真理”;今天年轻的信徒理直气壮地问:“我们可是活在后现代,为什么还跟我们讲现代、前现代的理性、还有绝对真理?”没有绝对真理,没有绝对权威,一切都是相对;那性、离婚的事,为什么还要听摩西、保罗,甚至标准高不可企的耶稣所讲?谁做得到?
圣经学者、神学学者在传道授业,如果不信绝对真理,教会信徒如果不把上帝当上帝,不把圣经的话语当作不可违抗的旨意,靠着圣灵的力量活出来;我们的原生家庭、成长背景、遗传基因、性格缺陷……在时代思潮及各人所处的环境,就很难一生一世,一心一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教会的离婚率与世俗并进,也就成为“合理、正常”的现象矣!
分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