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福音版 » 南洋商报·牧羊人 » “祂比我更爱他,千千万万倍”——凭这句话,走出丧夫阴霾(24.07.2022)

“祂比我更爱他,千千万万倍”——凭这句话,走出丧夫阴霾(24.07.2022)

受访:陈永美
采访、整理:又青
上帝是慈爱的,为何要把他带走?圣诞前夕,巴士车站看管员涂思強心脏病骤世,留下四十岁妻子永美和三个儿子,最小的是杰儒,跨了年就要上小学了。
“我是第一个发现爸爸出事的,”杰儒回忆22年前那傍晚,爸爸终于下班,他跑到睡房找爸爸玩。一进门——爸爸躺在床上抓着胸口,喘着大气说:“快叫你妈来!”前后才十多分钟,房间忽然围了一圈人,除了阿公阿嬷、叔叔,还有医生,当然,妈妈是第一个跑上来的。
“大家很慌很乱,不知在讨论什么,妈妈和一些大人很激动地哭,而阿公,整个人就在大厅十字架前跪下!他从未这样,家里肯定出大事了!我莫名哭了起来。”
涂思強没有心脏病史,最后十分钟除了“不舒服”,什么话也没留下。朝夕共处十七年的爱人“消失”得突然,永美只能问“为什么发生在我身上?”当时他们聚会的教堂是马六甲卫理公会,弟兄姐妹不断安慰关心。但这些话就像眼泪,很快就蒸发。直到有次,一名老姐妹说:“哪个人不爱自己的人,但上帝比你更爱他,千千万万倍!所以才把他接回天家。”永美晃了一下——是啊!上帝的爱,不比我们的更好吗?

▌从未在孩子面前掉过一滴泪

永美嫁给先生时受洗信主,是家庭主妇,兼做美发。她不会开车,出入全靠丈夫。丈夫过世了,孩子读书要人载,又听说年纪相仿的邻居也考到执照了,难道自己会输给她们?这样自我激将,跑去学开车,家婆瞪大眼睛问她“认真吗?”。她笑着比了比“五”,五次才过关!
十年后,幼子上中五,考获驾照,开心地跟妈妈说:“来,我带你去走走!”
“那时他才一年级啊!现在他说带我去走走,能不高兴吗?我坐在他旁边,眼泪直往心里流。”
问杰儒这事,他不太记得了,只知道妈妈从未在孩子面前掉一滴泪;倒因为这样,他心疼,哽咽起来。
“妈说过,爸都没在了,剩下我们三个孩子,如果她不坚强,我们这些小的怎么办?可是她没有埋怨上帝,一心祷告,靠上帝的力量支撑着。我们做儿子的,尽量帮忙妈妈就是……”
那时兄弟三人最大的不过是中学生,怎能代替高大、能干的父亲,保护妈妈,把家撑起?七岁的杰儒紧闭双眼,诚心地叫上帝帮忙:“多多眷顾妈妈,让开开心心、健健康康!”

▌宣教、妇女会、食物银行——到前线服事

上帝有恩典,家公家婆提供经济支持,加上社险赔偿,永美照顾孩子无后顾之忧。转眼21年过去,孩子长大成人,大儿子、二儿子都成家了,小儿杰儒在台湾工作。
马六甲卫理公会的郑建发牧师说:“永美受教育不多,但她能够担任本堂妇女会会长,连任两届要退下来时,大家又留她。这是上帝的恩典,她肯,神就用她。”
永美丧夫后,开始参加妇女会,很快就融入。她自学烘焙、串珠链,甚至制作鞋子,又在妇女会传授技艺,生活多姿多彩。建发牧师说:“她大方又有爱心,经常烹煮美食请牧者同工享用,几乎每个月三四天这样。”
她自问:“这算是逃避吗?我也不清楚,但我把时间放在教会,就不会想太多了。”
或许一开始是的,但她后来参与越来越多服事,经历神的大能,属灵生命成长。她自掏腰包到泰北、印度贫民区短宣,义务为当地孩子理发。疫情爆发后,马六甲卫理公会设立了食物银行,永美和妇女会成员站到前线服事。
马六甲卫理公会食物银行——永美和一众姐妹站到前线
“我负责安排人手、分配物资。当时疫情严重,大家都问‘你不怕死吗?’,但我们最终还是顺利完成了。我们每次祷告,把今天所做的交给神,因为我们是为神而做的。”
有次,她预算约两百人领取物资,点算一下,不够;正愁烦开口要求奉献,还是自掏腰包?就有人捐了一百包米粉,她直呼:“感谢主!” 又一次,食物包尚欠饼干,正要去买,亲戚就送来五百令吉,两百转交教会,作为孙儿出生的感恩奉献,另三百就奉献给食物银行。永美肯定地说:“我心里想什么,上帝都知道!”

▌上帝看顾孤儿寡妇

永美曾随队探访单亲妈妈,却遭一口拒绝。永美说:“她完全不接受,认为这是可怜她。我心里没有‘可怜’两字,这不是同情,是教会一番爱心,也是神的爱在我们心里;我希望她来教会,别再远离神。”
建发牧师:“确实,永美很坚强、能忍耐,面对苦难不公,她没有愤愤不平,反而鼓励旁人按着圣经原则待人处事。神真是看顾孤儿寡妇,帮助她抚养孩子成人。”
问杰儒曾因失去父亲被欺负吗,他想了想,说:“没有耶!这一路没遇上霸凌或不愉快的事,顶多是同学开玩笑,他们都是好朋友,没恶意。说真的,我是其次啦!我更希望妈妈坚强,我祈求上帝给她力量!”
永美常督促孩子祷告、去教会;现在,她努力教导两个孙子背诵《主祷文》《使徒信经》,还有每晚作睡前祷告。
两个孙子送上生日祝福
杰儒说:“祷告在我家蛮常见的,家里也一直教导我们要崇拜上帝,所以遇到任何困难,都会祷告。我很感恩出生在这家庭,我非常满足!”
采访前一天,我们跟永美和教会几人吃饭,她说话七情上脸,肢体动作丰富;采访那天,却拘谨起来,近乎呢喃。说到已逝的爱人,忍不住落泪;一提事奉,眼睛发光。采访结束,她从袋里掏出一条条晶莹剔透的水晶链,兴奋说:“你们选、你们选!”又活力满满了。下午,她在教会的茶水间做起蛋糕,手脚利落。不久,好朋友和牧师夫妇都来了,一伙人闹哄哄吃了下午茶。
永美开心展示自制的首饰
她就是静不下来,杰儒说,宁愿妈妈跟教会的人在一起,也不希望她一直待在家——耽在回忆的悲伤里。他觉得,现在这样,很好。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