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福音版 » 星洲日报·生命树 » “穷”得无力行善?——杂饭档容不下的人(25.08.2022)

“穷”得无力行善?——杂饭档容不下的人(25.08.2022)

报道:又青
午餐时间,从工厂出来,杂饭档前早已排了一条人龙。轮到老伯,他摸摸口袋,掏出皱巴巴的一块钱,问:“老板,我只有一块钱,可以吃什么?”
“一块钱?什么都吃不到!走走走!”
图源:网络
轮到他了,他匆匆挑了几样菜就去坐下。望着那盘饭,五味杂陈——他从小在教会长大,却第一次觉得谢饭祷告如此困难,脑中徘徊不去的是老伯的身影。
郑百颂传道(全人关怀团队7979主任)说:“那个时候的我,完全没有预备——没有预备随时行善。我也听说,有次,一名牧师在地铁站遇到乞丐,但他只有卡,没有现金,错过了助人的机会。”
现在,郑百颂传道每次把钱包掏出来,旁人总是投来欣羡又讶异的眼光,看那饱满丰富的钱包。他笑着打开,一看,竟是一叠散钱。
他解释,这是个人行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就像《圣经》里的好撒玛利亚人,他救了那被强盗行劫的人。不止如此,他身上带有油和酒,洒在受害者的伤处,包裹好了,送他到旅馆去,又给店主一笔钱照顾他。他能如此行,是因他“随时准备”。郑百颂在文桥阅读室举办的聊书会“若有行善的力量,你会怎么做?”,如是分享。
郑百颂传道(右下)线上分享:若有行善的力量,我们应当如何做?
会上有人问:“如果这人骗我们呢?”
郑百颂:“我曾在外用餐时,遇到一名四肢健全、30多岁的男子讨钱。另外,疫情期间特别多人致电问我,哪个机构可以捐助、这个团体有问题吗。我只能请他们按着心里的意愿去回应,或者打电话向该机构多了解吧!这时代,不法的事增多,所以爱心就渐渐冷淡了。”
活动主持人张嘒珉也述说一段经历:“有次,我在芙蓉一间餐厅,一个看来健全的男子向我要钱,我请他坐下吃饭,跟他聊天,分享福音。不久,我到双溪毛糯,竟又遇见他,我又请他吃饭聊天,聊到一半他才察觉是我。后来,我在某处又遇见他,这一次,他自动拉了椅子坐下,点了餐,直接对我说:‘讲吧!’ ”
这“乞丐”说的不尽真实,嘒珉是知道的。但她相信,“真正的帮助”是用心了解他真实的需要——有时,不是靠物质供给,而是向他指出生命的缺口,如何来填补。
百颂传道补充:“除了金钱援助,我们也可使用神所赐的才干帮助人。现代人最缺乏的或许不是‘爱心’,而是‘时间’。” 郑百颂传道服事的7979全人关怀团队机构,除了赈灾,也有扶贫及弱势家庭关怀事工、陪读班等,这些都需要志工参与。

文桥传播中心在2019年出版《若有行善的力量》一书,记录大马中文教会、机构对国家及社会发展之贡献,书里涵盖事工如:扶贫、单亲、戒赌、儿童及边青、校园、辅导、长者及临终关怀、医疗、残障关怀、外籍劳工及难民、西马原住民、监狱、赈灾及防减灾。
问及哪一项事工最迫切需要,郑百颂说:“其实,每个地区都有迫切的需要。例如:有的地区很多客工、难民,或身边有特殊孩子的家庭,这些就是教会或个人可以去服事的。”
一般上,我们看见有需要的人,第一反应是:如果我去帮助他,我会怎么办?会耽误时间?需要牺牲?但百颂传道说,《圣经》里的好撒玛利亚人关心的却是 “如果我不帮他,他会怎么办?”——转换我们的思维,就能够更好地帮助人。
郑百颂传道说,某次有个地方大水灾,附近一间教会总动员赈灾。事后,每当该教会长老出门,大家都认得他,向他打招呼,长老笑言:“以后走在外头不可乱来了!” 又一次,到外地赈灾的志工忘了携带睡袋,晚上,无处安歇,刚好看到一包包人家捐赠的纸尿片,大家就这样“睡在尿片”上。百颂传道经常到前线探访志工,一次到了现场,映入眼帘的是墙上贴着的一张纸,写着:“我们是来赈灾,不是来 Enjoy。”——成为志工,意味学习付出,也学习如何去爱。当大家愿意走入社区,以实际行动伸出援手,人与人之间就能彼此连接。
我们的社区有许多“贫穷人”,除了金钱,也可能是人际关系、健康、精神方面的贫穷——《圣经·箴言》3:27说:“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辞,就当向那应得的人施行。” 回想起菜式多样、应有尽有的杂饭档,代表的本来就是“多元”,酸甜苦辣彼此包容、和谐共处,在这已经“够杂”的地方,竟容不下一个还拥有一令吉的穷人。当我们应给予,却还冀望索取,真正贫穷的,究竟是老伯,还是我们呢?——别让自己“穷”得无力行善,深盼马来西亚成为真正富强、彼此包容与有爱的国家。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