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近期文章 » 刊物 » 先读为快 » 退休了,还要工作?【一】(15.03.2023)

退休了,还要工作?【一】(15.03.2023)

受访者:蔡添满牧师
采访、整理:锦燕
退休——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含意。已经为退休生活做好规划,备足“存粮”的,退休是“梦想”——从无休止的工作桎梏中解放出来,心安理得地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不用再撑着惺忪双眼痛苦地起床,痛苦地塞着车上班;更不用巴望着公共假期才可以“睡到自然醒”,还可安排到处旅游消遣。
至于手停口停的月光族,则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退休后无入息,但日子却一样要过,衣食住行无可或缺,再怎么简化、紧缩,也是有限。对他们而言,退休就是“灾难”
还有就是曾经身居高位者,退休就是“失落”——失落了身份、地位、权柄、尊重,甚至失去人生意义;即使生活无忧,也感到无所适从。这让我不禁想起狄龙在香港一部经典电影《英雄本色》中的一句话:“我已经冇做大佬好耐了……”那表情、眼神、语气中的激愤与落寞,让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使之成为一句脍炙人口的经典台词,历久不衰。
总之,对大多数人而言,退休一词是消极多过积极,悲观过于乐观的。就连原先向往退休后自由生活的人,当“永久休假”的热情退却,也会发觉退休后的生活与心情,并不如预期那样写意,或如意。
当然,“退休”还可以有更好的模式,就是退而不休……

退休牧师蔡添满:上帝是不亏待人的!

为此课题受访的对象之一,是已经“退休”多年,至今仍按有限能力,继续侍奉并学习的蔡添满牧师。在上世纪90年代初,当文桥办公室还在卫理大厦时,不时会遇见蔡牧师;虽是数十年未见,他的面容改变不大,很容易就认出。
蔡牧师目前与女儿一家同住在快乐花园的公寓区,此处环境优美且空气清新,楼下有个小庭园,种着花草树木,其中还有游泳池——真是个适合养老的居所。我们在园中漫步穿梭,感觉怡然。蔡牧师说:“我每天早上都在这里散步晨运,遇到其他住客就一面走一面聊天,也找机会跟他们谈人生,谈信仰,并邀请到教会去。”走着聊了一阵子,见到一个幽静闲适的凉亭,便坐下开始谈起牧师的事奉与退休生活。
蔡添满牧师

11岁献身给主

“我一直很喜欢唱一首诗歌,是宣教士宣信(Albert B. Simpson)所写的《唯独耶稣》——”他毫不迟疑就唱出那烂熟于心的歌词,“惟独耶稣,永远耶稣,我心赞美,我口传扬,救我医我,使我成圣,荣耀救主,再来之王。”
蔡牧师特别解释了“救我医我”这一句。原来他11岁时中了破伤风,相当危急,父母祷告说:“若你救这孩子,我们就把他奉献给你!”他高中毕业后出来工作,因为听到“做传道牧师不容易”“当执事参与事奉很受看重,传道牧师反而不被看重”之类的话,便犹疑不决。后来一位跟母亲很要好的属灵姐妹提醒她:“那时候我跟你一起祷告把这孩子献给上帝了,难道还要收回来吗?”这位姐妹还介绍年轻的蔡弟兄认识一位牧师;这位牧师给了他正面的鼓励,坚定他奉献的心志,并推荐他进了三一神学院。
对蔡牧师而言,顺服是一生学习的功课。年轻时,不论上帝安排工场何处,就去!即使在小地方,也可以做很多工作,发挥所长;重要的是,要有献身的心态——从年轻到退休、到老都一样。上帝是不会亏待人的。
蔡牧师于1966年开始事奉直到退休,到过的地方包括:吧生、万津、班达马兰港口、文德甲、淡边、关丹、吉隆坡福建堂。

“退休”的事奉

蔡牧师于1987开始在吉隆坡卫理公会福建堂牧会;按卫理公会法规,牧师的退休年龄是65岁,他却提前在60岁(2000年)退休。当时的高传隆会长鼓励退休牧师继续留在原来的堂会,协助新任牧师的工作,蔡牧师也以此为美。他放下行政工作,不必再参与会议与决策,只让新任主理牧师安排讲台、圣餐、探访、乐龄事工等等,成为顺服的协助者。蔡牧师认为这样的安排更为妥善,而不是按自己的喜好,“自由”地选择事奉。这身份的转变,并没有带给他困扰或不安,而是视之为理所当然的一个过渡。
接任的何榕生牧师比蔡牧师年轻20年,算是后辈。如此的职分更替,一般来说并不容易,需要时间适应并调整。感谢主!这过渡还算顺利,主要是双方都在学习彼此尊重——那一方尊重这一方的长辈身份,这一方则尊重那一方领受的职分;这样,一切就都能有秩有序。但若反过来,这一方以长辈身份倚老卖老,那一方又以职权施压,就会演变成另一种局面了。蔡牧师说:“我退休之后,主理牧师仍然让我带领圣餐——我能体会到这是一种尊重。”这样的彼此尊重,使他们的同工配搭持续了20多年。如今,何牧师也临近退休了。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话应用在教会也是合宜的。有位富有经验的老牧师压阵,多方面都省事,无后顾之忧。比如有时主任牧师出国宣教或参与会议什么的,只需交代一声,教会一应日常事务或突发状况,都不必担心。蔡牧师回忆说:“我自己担任主理牧师的时候,很难安排出国,因为我若走开,教会只有一位年青同工。记得有一回我出国期间,恰逢一位老牧师娘安息了,我接到急电,就立刻赶回主持丧礼。因为若由年青传道主持,恐会有人非议。”

退休的生活

至于生活方面——退休后,堂会每月给予爱心津贴,直至80岁那年,蔡牧师主动停止支取,但仍酌情参与教会活动,如探访、关怀信徒等。不论是全职牧会期间,或退休后的年日,他都深深体会到——主的恩典够用,一无所缺!
85高龄的蔡牧师身体仍然健康,步伐从容,精神也好,只是视力大不如前,四、五年前又患上“青光眼”,阅读困难,也不适宜开车,出入皆需载送。师母早于11年前安息主怀,如今儿女皆已长大成才,目前同住的女儿明惠在吉隆坡卫理学院(Methodist College)教幼儿教育;另有一子明恩在美国华盛顿华人教会(长老会)担任主理牧师。
问及牧师是否该及早计划退休的生活,蔡牧师认为这确是不可轻忽的事,但不要全然认定它或为此自夸——我什么时候要做这个,什么时候要做那个……因为实在有太多我们不能掌控的因素,可能影响我们的筹算,即所谓的“计划赶不上变化”!更重要的是交托上帝带领,如《雅各书》4:15 所教导的——我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做这事,或做那事。”
蔡添满牧师-闲来在庭园中“叹茶”
“有一位退休牧师曾经在众人面前宣告——我要活到80、90岁……但一位会友执事却提醒他:‘牧师!这个年龄啊——不是我们能要求的。只要活得喜乐、活得健康,尽心尽力爱主就够了!’我自己没有要求活多久,只要健康喜乐就好。就算明天就回天家,也是上帝的安排。”目前,除了教会生活,蔡牧师闲来的爱好就是喝茶、练书法,还常把同工、教牧、亲友的名字写进对联里送给对方,真是独特而雅致的赠礼!
廖克民会督,蔡添满牧师,黄良鸿牧师
末了,蔡牧师满心感恩:“到了这个年纪,仍然可自由走动,已经很感恩了。我很喜欢保罗在《提摩太后书》4:7所说的——那美好的仗,我已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跑尽了,所信的道已守住了!而我自己更深深体会:人生最美的祝福,就是信靠主耶稣!这祝福,我已经得着了!”
《文桥季刊》198期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