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近期文章 » 季刊内文 » 回应呼召 的代价太大——缅甸传道人的挑战

回应呼召 的代价太大——缅甸传道人的挑战

受访:李圣诞传道
采访、整理:又青

曾经几次,他也游走边缘——赚钱还是赚灵魂?

生活还是生命?黑暗还是光明?

最终神却告诉他:“那些你想要的,不是你真正要的东西!”

柬埔寨、泰国、缅甸、菲律宾……早期闹得沸沸扬扬,许多人穷途末路,自愿投入看似的“高薪职业”——诈骗,只要会中文、电脑,就能录取。缅甸大多数地区穷乡僻壤,很多传道人受不了诱惑,加上生活压力,最终也“转行”。他们月入七八千,甚至上万马币——跟之前的每个月一两百、两三百,天壤之别。
李圣诞传道,缅甸华人,目前在曼德勒城市服事。他说:“这事很真实,也很可惜。当然,有的转行是做正当职业,如保安或直销员。但要离弃起初的呼召,必然是心痛的。这情况如果不改善,教会渐渐没有牧羊人,教会就会消失。可是,回应呼召的代价,太大了!”
政局混乱, 社会长期动荡不安, 民生凋敝——李圣诞在这样的环境成长、蒙召,曾经几次,他也游走边缘——赚钱还是赚灵魂?生活还是生命?黑暗还是光明?最终神却告诉他:“那些你想要的,不是你真正要的东西!”
X X X X X
小时候和妹妹的照片
1994年圣诞节,他出生,父母给了他这特别的名字。但父母的信仰根基是薄弱的,他们一直不清楚,什么叫“信耶稣”,也不知该如何过基督徒生活。家里经济窘困,父母三天两头就吵,有时闹到半夜,李圣诞和两个妹妹只敢闷在被窝,不敢吭声—— 一切不都是钱作怪?
有次爸爸出门到偏僻山林挖宝石,妈妈病重在家,几乎像是交代后事地叫孩子们好好活下去。那对七八岁的男孩,冲击实在太大了。“妈妈需要动手术,可是没那么多钱。如果有钱,就能解决很多问题了!后来是舅舅帮忙解决了手术费。”
李圣诞开始接触神学,不是因为父母将孩子献给神,也不是他受了什么感动呼召,所以才在年少轻狂的15岁,踏入缅华圣经神学院,成为神学预备生;而是父母关系越来越僵,分居,他和妹妹才被送去基督教收容中心,条件之一是将来必须接受神学装备。
两年后17岁,得接着去念神学文凭。李圣诞心里一番拉锯,不如赔钱算了?早些出去打工赚钱。他甚至梦想,到中国去学当狙击手,又酷又能赚钱!
“但有次妹妹跟人说:‘我哥哥一直都希望当狙击手,狙击手是杀人对吧?但现在他开始要成为天国的狙击手,射杀目标是魔鬼;不是要夺去人的生命,而是要把人从魔鬼手中拯救出来。’”
犹如醍醐灌顶!是啊,能赚钱,但要杀人!去念神学却是当个福音狙击手,拿着属灵的枪,去抢救灵魂!于是,他留了下来。
但接着,眼前又有两大挑战。李圣诞笑说:“我以前说话口吃,而且不大跟女生谈天,很内向。可是,如果将来要做传道人,就必须克服。我祷告,如果神真的要我服事,就改变我吧!”
2008年缅甸南部大风灾,许多房屋摧毁,台湾一群基督徒带了专家来考察重建,长期需要翻译员。当时神学院派了几人,李圣诞是其中之一。这样一边翻译,一边训练口才,慢慢地说话越来越顺畅、越来越快。而且,接触人多了,人也变得更主动外向。在缅甸的四年神学文凭课程毕业,他坚定地回应神的呼召,继续前往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马圣)修读神学学士课程。
在马圣念书时
“怎知来马第二周,我就收到消息,资助我的教会财务出状况,不能赞助我学费了!当下,我的心直坠谷底!那时刚好还有一笔足够回国的机票钱,要不要回去呢?”
神却一再告诉他, “ 钱不应该是问题”——神派天使开路,马圣老师热心张罗筹措,四年学费由各教会分担解决了。
这几年,他还有更大的学习收获——他一度认为“按照程序”,快快毕业,快快回乡服事,只要可以服事讲道就好。
“我原先是粗糙的石头,但这四年里重新被琢磨。我虽然念过神学文凭课程,但坦白说,真不知自己读了什么。而这里的氛围、传道牧师的神学思维,让我大开眼界。”临近毕业,好些教会向他招手,老师也介绍,要留在马来西亚或回国,还是到其它国家服事都可以。李圣诞一心是要回去的,特别是出来念书以后。
“以前,我觉得缅语不重要,我们是中国人,干嘛要学?可是当我离乡在外,才发现,唯有回到自己国家,你才是真正的本国人,我拿的是缅甸身份证,吃的用的都是缅甸的。” 有了这种思维转变,他更肯定自己蒙召服事的是缅族人。
X X X X X
关键时刻,熟悉的念头又冒出来——如果现在就回国当传道人,肯定没钱,怎样服事?
“在缅甸,一般人认为,好的传道人就必须待在教会,简朴度日,不能兼职——尽管每个月工资非常微薄。如果是在山区,你还需要自己种地,一年下来可能一千马币都没有,如何养家糊口?”
他很挣扎——先赚一笔再回去教会服事?但别人会怎么想我呢?留下?吃饭生活都成问题……无论如何都不是。
这回,上帝没有拦阻,也没有奇迹般敞开天窗降一笔钱,祂容许他去。
X X X X X
李圣诞听说朋友在菲律宾某公司做翻译,偶尔需要人顶替,就去了。
那是守卫森严的公寓,一层又一层,一进屋就是五六个彪形大汉,中国人。他们完全不敢吭声,头也不敢抬,因为门口站着的是持枪的人。一阵寒意,李圣诞才明白,这地方跟想象的“不一样”,就是诈骗集团!
“哇!怎么那么黑暗!”这是他的第一反应,这里的人做事说话的方式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他跟朋友说:“我们回去吧,我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临走前,听说有个员工卷款一百万逃走,公司把他的照片资料全发到共同群组,悬赏10万人民币,无论生死,都要找他出来。
“为了钱,人愿意付出高昂代价,包括抑制良心。只要六亲不认,残忍对待他人,就真的赚到钱。可是,我问自己,一个神学刚毕业的人,跑来这里干嘛呢?” 而原本,他还想去美国找工作,但申请不获批,兜兜转转还是回到缅甸。
“迷茫的两个月里,我再次肯定神的呼召,神像是说,那些你想要的,其实不是你真正要的东西!” ——到底,做福音狙击手,才是真正有意义的。
X X X X X
回到缅甸,李圣诞在同学开拓的一间教会配搭服事,主要服事穷人、学生。他们到贫民窟去发放物资、派福音单张。星期天崇拜后,他们买零食给孩子,弹吉他、唱歌,并义务教缅族孩子中文。
近两年,他也开始帮助贫困的传道人,把他们的需要传达给支持他们的人。此外,有些外国机构长期资助缅甸教会,但疫情严重与政局动荡,他们无法亲临拜访,就需要李圣诞跟进、报告并协调。
“少年时期和我一起读神学的,大概两成以上都进社会工作了。当生活不能温饱,有人找他们到泰国、柬埔寨一带‘工作’,很多人都动摇!” 因此,他努力去为穷困的传道人张罗,他也希望教会拨出更多预算,付给传道人当有的工价。
X X X X X
缅甸政局动荡,地方武装部队就有好几个,一些地区人民因战乱逃离家园成了难民。跟李圣诞一起配搭的团队,曾有两男两女神学生,在山区给难民送物资时遇到军队。男的被抓了直接派到前线打仗,女的至今下落不明。
2017年缅甸北部老街突然爆发战争,很多人逃到山上、逃到中国,繁荣的城市一下变作空城。听到消息,李圣诞拿起沉重的吉他,谱写了《和平家园》,上载到网上。画面是人民淳朴的面孔、美丽的景物、暴动现场、浓烟与火焰……他唱着“愿主睁眼看,侧耳听,这地居民的呼求。”
面对社会议题,有人会告诫他“沉默就好”,但李圣诞看法不同。他说:“大家沉默有两个原因:一、我们是基督徒;二、缅甸华人是少数群体。你去发声,人家回头对付你,岂不是所有人都要倒霉?——这是大部分人的思维。可是,我们学神学,不是硬邦邦,而是活的。再说,基督徒也应尽上社会责任。”
沉默或发声;刻苦服事还是生活温饱?大至国家政局,小至生活日常,缅甸传道人挑战无处不在。
既然如此,就需要为自己做最坏的打算,才能在最糟糕的情况依然坚守信仰。虽然年轻,李圣诞却是穷过来的人,也是闯过来的人,所以,他时刻警惕自己“居安思危”。
“走投无路时,只有神是最终的归宿,所以还可以安心服事的时候,就做好准备,好好认识神、为神做工,与神建立更深更好的关系。目前,马来西亚没有面临太大的宗教逼迫或压力,可是问题总是存在的,或迟或早。而且年轻人容易受新思维影响,妥协,淹没在巨流中。倘若我们不提前做好最坏的打算,遇上挫折,很容易就放弃了。”
《文桥季刊》198期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