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近期文章 » 季刊内文 » 迈入神乎其神的年代

迈入神乎其神的年代

文:黄子

小时候的新村,没几家商店有电话。即使有电话,也不能直接拨通,必须通过电讯局的 operator。手指在老式电话转了又转,转了又转,彷彿扰人清梦,终于叫醒了高卧隆中的 operator,问你要什么。报上要联系的号码之后,放下电话,待他接通过后再 panggil balik,方能和对方通话。如果要打外埠的话,也许转了30分钟后,才听到 operator问你要什么?然后再等40分钟,长途电话才接通。

至于电视,由黑白进入彩色时代的初期,节目仍缺善可陈;所以,大众媒体是报纸,其次才是电视和广播。

1979年,基督徒写作营重返路德楼举行,讲员是香港的余也鲁教授。他的专业是传播学,讲了一些媒体科技未来的发展,神乎其神,听了像神话。

《龙门客栈》导演胡金铨的业余兴趣是研究历史,在明史下功夫。没拍片时,常在美国藏书丰富的大学图书馆做研究,坐拥书城——那是我最响往的梦境。可是,余教授说,若干年后,藏在美国的书,人只要坐在一架像电视机的玩意前,按一按,书就出现了!哗,那不是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而是不出门,能读天下书!这岂不是千里眼了?

当时,实在无法想象是怎么回事。和朋友谈起这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千里眼,大家都耸耸肩,觉得天方夜谭,谈不下去。

45年前,我们奋斗的目标,就在报纸、杂志、书。中文纸本书从宋朝开始,有千年历史;至于报纸,朝庭的邸报始于汉朝,而民办的报纸或杂志,是始于1815年马礼逊牧师在马六甲创刊的《察世俗每月统记传》,这些是我们熟悉的大众媒介。

我们的异象、我们的呼召、我们的感动,以纸本的报纸、杂志、书为载体,以文字为媒介,传递信息,宏扬主道。

作梦也想不到的是,我们的事奉,会从千百年来熟悉的纸媒,一路转战进入数码化直上“云端”。没有上帝带领,没有上帝恩典,

这绝无可能——以我们的装备,实在难以进入20多年前,管理学大师彼得杜拉克所预言的《下一个社会》——网络时代。

从前杨百合先生喜言:“你要害一个人,叫他去办杂志。”其言若有憾焉,心则喜之。1977年的第一屇新马基督徒写作班,大家深受感动,讨论写作班结束之后,如何接手办第二屇,继续传递文字事奉的异象。议定全体参加者次日开会,成立一个筹备委员会以承接事工。当晚杨先生就找我和谭伟强弟兄讨论,除了继续办写作营,也该办一份杂志。杨先生一手包办编辑、送往安顺印刷,全家总动员打包文桥杂志,前后6年。他没被害惨,他一直蒙恩蒙福。

我们接手时,仍然没有全职同工,没有办公室——谁编《文桥》,谁的家就是办公室;政府有什么公文,信义总部路德楼的同工会通知我们去拿;“居无定所”,游牧11载,才觅得栖身之所,在卫理大厦董伟强长老的公司办公。此后事工持续发展多元化,如今,传统的纸媒、实体的面对面,和数码化的网站、视频、ZOOM的辅导、营会、培训,各种事工并行。

上帝引导,上帝使用的是“我们”——如果不是上帝带领了更多,更年轻的“我们”加入文桥这个大家庭,45年下来,“我们”早就在数码化的场景下结束出局。只因上帝要使用,文桥才能在变幻莫测其速的时代,继续服事教会内外各年龄层的群体。

在过去不方便且匮乏的年代,纸媒是名符其实的大众传媒,电视、广播也是,《文桥》杂志出版,弟兄姐妹很快索取一空;中文报读者两三百万,文字稍有不谨,读者立刻反弹。但随着电子媒体崛起,传统的大众传媒——有者受众锐减,有者从大众缩成小众以至消亡。

完全意想不到的,在教会、学校实体的培训、营会,也能透过ZOOM进行。原来必须由同工到数以百计的教会、学校、书局实体营销的书本,因MCO断绝了所有通路,如今八九成的销售透过网路和电话。

我们能从大师杜拉克所言“上一个社会”一直服事到神乎其神的“下一个社会”,完全是主的恩典引领。人实在没有什么可夸的,因为科技、智慧、知识,都是我们所缺乏,永远追逐而不足,上帝竟还怜悯使用我们45年——到这神乎其神的科技年代!

《文桥季刊》199期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