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福音版 » 网络扩版·新泉眼 » 【许景城牧师失踪案】刘秀玉:家属也是“被强迫失踪案”受害者(22.12.2023)

【许景城牧师失踪案】刘秀玉:家属也是“被强迫失踪案”受害者(22.12.2023)

报道:吴兆慧
刘秀玉出庭供证
许景城牧师“被强迫失踪”,家属起诉警察、总警长以及一些前高级警官案件继审。许景城牧师妻子,刘秀玉于11月12日及14日出庭供证。
她在接受代表律师杰拉德(Jerald Gomez)询问时,一度哽咽流泪,说,她正经历无止尽的痛苦和悲伤,不晓得丈夫的情形和所在之处。
她说,无论是她的丈夫、孩子还是自己,都因被强迫失踪而遭受伤害。
“家属也是这起‘被强迫失踪案’的受害者——我们失去汽车、失去收入、失去挚爱、失去一家之主,在经济、社交和心理层面都受到影响。”
“我所要的只是公义和真相——我的丈夫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她说,他们在联邦宪法下应享有宁静、快乐和舒适生活的权利已被侵犯。他们期望并依赖警察保护他们,以确保他们安全和自由的权利和希望已破灭。
她也说,家庭成员“领取被强迫失踪者遗体”的权利未得到尊重和保护。因此,丈夫若已死去,他们也无法结束悲痛并安葬他的遗体。
她认为,政府和警方有责任以诚信和审慎的态度,调查此“被失踪”案件,并不能以基础设施、人员不足、官方机密等借口来逃避调查的责任。
“这七年来真令人悲伤和失望,他们没有提供详细的调查结果,反而试图以多种方式掩盖真相。”
她说,她多次被审讯,导致她的生活变得困难重重,加上创伤。
“我经常恐慌发作,至今仍然如此。我的孩子们也受到影响,他们陷入抑郁,不得不接受心理咨询。”
她希望,此法庭案能找寻真相并彰显公义,给家人一个公正的判决。

努鲁法哈娜:死亡威胁包裹或寄错

早前,刘秀玉在供证时说,许景城接获死亡威胁,政府代表律师努鲁法哈娜(Nurul Farhana Khalid)交叉盘问刘秀玉时提出,含有死亡威胁的包裹上并未写明寄送予“许景城”,因此可能是错误寄至他们的住处。刘秀玉对此不同意。
努鲁法哈娜说,既然是许景城报案,若警方有任何资讯会通知许景城,因此刘秀玉并不知道警方是否已向许景城更新消息。刘秀玉对此不同意。
针对刘秀玉早前所说,某网媒报道提到“一场穆斯林集会提及感恩筹款晚宴”,努鲁法哈娜指出, “刘秀玉曾说感恩筹款晚宴成为一个被宗教化的课题,并被指控将穆斯林基督教化”,这只是刘秀玉的个人看法。刘秀玉并不同意。
努鲁法哈娜指出,警方在询问刘秀玉时,不仅询问有关基督教化的问题,也从关乎许景城及希望社区的角度来询问。刘秀玉对此表示同意。
针对刘秀玉早前称,许景城被绑架首日,她被警方盘问5小时之久,努鲁法哈娜指出,5小时的询问过程,并不足以让警方获得足够资讯。刘秀玉并不同意。

新闻背景

许景城自2017年2月13日失踪,大马人权委员会(SUHAKAM)定论许景城是被警方政治部人员“强迫失踪”,但警方否认该指控。
此案件被告名单包括前总警长卡立、弗兹哈伦,以及政治部社会极端主义组前主任阿瓦鲁丁,承审法官为司法专员苏添祖(译音;Su Tiang Joo)。
分享:

2 Responses

  • 联邦宪法提供公民安全与安宁生活的保障,而这正是当政者与警方的职责所在。许牧师作为大马公民理应享有法律的公平对待,因为宪法明文规定“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条款。许牧师被失踪案是对法治的公然亵渎!一切调查报告,务必公开透明地受各方的检视。七年了!公义公理何在???!!!

  • 願眾教會、同工與弟兄姊妹為許師母及其兒女禱告,求聖靈加給他們力量勝過一切仇敵的權勢與權能、願主賜福他們靈裡剛強,在逆境與悲痛中仍挺胸昂首,忠心奮力事主,必得更大的賞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