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福音版 » 南洋商报·牧羊人 » 惊险的南非之行(之二)(13.03.2022)

惊险的南非之行(之二)(13.03.2022)

文:雷耀珠

Ulusaba托儿所的培训工作

大卫牧师负责这社区的发展工作。这次的培训也是由他策划的。托儿所的孩子都是旅馆黑人员工的孩子,所以经费都是由旅馆的老板赞助。南非学校的教学媒介语是英语,而这些孩子没上幼儿园就直接进入小学,因此,很多跟不上学校的课程。他们唯有期待义工来教导他们。我在托儿所看见许多过去的义工留下的教具供孩子们自习。
玉米粥是这里的主要粮食,加上牛肉豆类羹,就是一餐。这里的孩子都是用手抓饭吃,不过吃之前都会先用肥皂洗手。
排队等领食物的孩子
大卫牧师安排我们到三间托儿所做培训的工作。无论是大人或小孩,这些学员都很用心听讲。当我们在第四周回去参加第一批学员结业典礼时,四个孩子现场示范阅读我们带来的书本。看到成绩,我们感到非常欣慰。
在学员当中有两位妈妈是抱着婴孩来上课的。她们除了上课,还要忙着喂奶。一次上课时,一位妈妈背着孩子突然站起来说:“我现在好累哦!我怕坐着会打瞌睡,还是站着听课比较好。”我听了很感动,打从心里佩服这位学员的学习精神。
背着孩子站着上课的妈妈
有一位名叫Sandra的学员对我们说:“我一直祷告上帝差派老师来这里教导我们的孩子。我很开心看见你们,因为上帝终于听见我的祷告。”

出席南非黑人主日崇拜

有个主日,我们随同大卫牧师到他的教会崇拜。虽然那教会非常简陋,每个来崇拜的黑人却是脸带笑容,非常喜乐。由于来崇拜的人众多,除了大人,还有很多小孩。这些小孩很有秩序地坐在前面。由于教会的椅子短缺,附近的会友会带椅子来聚会。
这教会没有任何乐器,整个崇拜都是清唱。虽然他们没有学过正统的音乐,却能以几个声部合唱。他们没有歌谱,也没有歌词。崇拜通常是由一个人开始领唱,其他的会众就接着和声唱。他们的歌声悦耳,也感动我的心。这种崇拜方式跟我过去所经历的完全不同,我这次总算是大开眼界了。
除了证道时间,整个崇拜都是又唱又跳的,男男女女从台下跳到台上,再从台上跳到台下。抱着婴孩的妈妈也跟着一起跳得不亦乐乎。虽然他们的崇拜方式和我们非常不一样,我却可以感受到他们那种心灵上的合一和喜乐,也感受到上帝的同在。这种毫无约束的敬拜赞美,令人血气沸腾,恨不得跟他们一起载歌载舞。可惜我当时忙着录影,不能完成心愿。
惊险的南非之行(之一)
惊险的南非之行(之三)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