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福音版 » 星洲日报·生命树 » 顺服、饶恕、公义——刘秀玉的坚持良善之路(22.06.2023)

顺服、饶恕、公义——刘秀玉的坚持良善之路(22.06.2023)

受访:刘秀玉(Susanna Liew)、许思恩(Esther Koh)
采访/整理:吴兆慧
“他若殉道,赞美主!他若活着,赞美主!无论他在哪里,就如《诗篇》23篇所述,神必与他同在。”
许景城牧师(Pastor Raymond Koh)失踪迈入第六年,案件至今扑簌迷离。
刘秀玉:神是我的力量!
那是2017年2月13日,情人节前夕。刘秀玉(Susanna Liew)一如往年,期待翌日与丈夫一同庆祝。当天早晨,她到友人家中协助照管孩子,许景城随后到来,向她拿了数包峇拉煎(Belachan),打算送给另一名友人。“我爱你”——离开前,他对刘秀玉说道。
刘秀玉未料,那是许景城对她最后的真挚告白。
许景城离开后,在前往友人住家的路途中,被7辆车组成的车队截停,多名身穿全黑制服、戴口罩的人以专业手法将车窗打破,再将他掳上车。仅仅45秒,他从此失去音讯,迄今生死未卜。
大马人权委员会(SUHAKAM)于2019年定论,许景城是被警方政治部人员“强迫失踪”(Enforced Disappearance),惟警方否认该指控。至今,家属还在寻求公义的路上披荆斩棘,从未言弃。

从家庭主妇到“领头羊”

刘秀玉(左起)与许景城。
刘秀玉向来是许景城“背后的女人”,曾担任幼儿园院长,随后全心投入家庭及社会工作中,平日教导单亲妈妈自制珠宝首饰,再拿到商场售卖。丈夫失踪后,她却被迫担起“领头羊”……
成长于贫困家庭的许景城特别怜悯弱势群体,理解他们的困境,就像小时候的自己——穿哥哥的旧衣服、抓沟渠里的鲇鱼去卖。2004年的印度洋大地震后,他到吉打州关心灾黎,提供物资援助。随后,他有感于斯里圣淘沙创办了“希望社区”(Komuniti Harapan),不分种族、宗教,为社区里的艾滋病患者、单亲妈妈、问题少年等提供援助,刘秀玉与孩子也鼎力支持。
直到许景城被掳,原本简单的生活被无情打破。
“事发当晚,我被警方问话5个小时。到家,一家本地报刊询问我是否愿意受访,我思来想去,应该答应吗?还是保持沉默?”刘秀玉得出结论——丈夫在光天化日下被掳,她必须让全世界知道!
起初,她怀抱希望,或许几个月便能找到丈夫?要不然,也会有些消息?事与愿违,追求真相的过程比想象中来得漫长。2020年2月,刘秀玉起诉时任政府,未就许景城的失踪诉求履行公职。
“每个人都有辩解的权力,他若犯错,大可把他送上法庭接受裁决。他有权聘请律师为他辩护,被‘强迫失踪’违反了人权。”公义如今对她来说是什么?便是希望真相大白,涉掳绑者被绳之以法。

获美国年度国际妇女勇气奖

2011年8月,“希望社区”于百乐镇卫理公会的Dream Centre举办感恩晚宴,出席者包括12名穆斯林受惠者。当晚,晚宴遭雪兰莪宗教局突击搜查。随后,许景城夫妇接获恐吓邮件——红色字的威胁信函及装有两颗子弹的盒子。许景城因此报警。
自此,他们屡遭跟踪、偷拍;出国时,夫妻俩多次被移民局及政治部截停及问话。刘秀玉甚至动起移民国外念头。“但他太爱马来西亚了,要留下来”,她这么形容许景城。
如何克服恐惧?靠着祷告和圣灵带领!“有次,我被告知翌日需到警局,立即感到头疼、害怕,于是祷告交托。忽然,脑海响起‘扬声唱哈利路亚’(Raise A Hallelujah)这首诗歌,我的惧怕和头痛立即消失。”
如今,她也为其他失踪者伸张正义,透过国内外媒体,为无声者发声,倡导宗教自由,促政府调查类似的失踪宗教少数群体案件。
2020年,刘秀玉荣获美国颁发的年度国际妇女勇气奖。“我没料到自己会脱颖而出。但我深信,若不是靠着神给的力量,我不可能做得到”。

靠神从新得力

《哥林多后书》417-18说:“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 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然而,有些时候,她也会因真相被刻意隐瞒而感到愤怒——“那些撒谎的人妨害司法!”纵使被恶意对待,神却要她学习饶恕。
一日,她接获消息,疑涉绑架丈夫的人因病入院,内心有个感动为他祷告。她祷告,却意识到神似乎要她跨出更大步——买水果探望他。起先,她抗拒。但几经挣扎与祷告,她感受一股平安流入心中,她选择顺服。她带着水果到医院查询,却被告知记录中并没有这个人。事情如何?她不得而知。但她知道,她顺服神饶恕了对方,从愤怒、苦毒中得了释放。
“我喜欢在早晨时,坐在阳台仰望天空敬拜主。有时,会看见一只老鹰在天空飞翔,仿佛神在告诉我别害怕,祂会给我力量前进,就如《以赛亚书》40章31说:‘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

神是良善的吗?

但,女儿许思恩的身心灵一度受到极大打击。她陷入焦虑,夜晚常做噩梦,内心的结无法解开。她不断读经、祷告,身边的朋友陪伴、推荐合适的属灵书籍给她。不但如此,她也与家人一同寻求心理咨商。
接受心理咨商帮助她与家人面对、度过艰难的时刻,更在她与刘秀玉心中埋下了种子——以相同方式帮助其他类似经历的人。许思恩辞去3年的会计工作,报读了心理学课程;刘秀玉则报读辅导学课程。如今,他们是珠宝首饰生意的伙伴,也是在学习路上彼此扶持的伙伴。“相比以前,我们现在有更多共同话题!”
刘秀玉(左起)与许思恩。

不消逝的精神

刘秀玉想念丈夫积极、活泼的个性——无论发生什么事,他总是在笑。“以往的家庭祭坛都是他带领。有空时,他也会坐在客厅,拿起吉他,有时自弹自唱,有时自创歌曲。”如今,即使丈夫不在身边,他们依然会一起灵修、唱歌,敬拜神。
刘秀玉眼中的丈夫总是不持偏见接纳所有人。她忆诉,许景城曾在一间嘛嘛档偶遇一个欠了他一笔钱的债户。那人看见他,拔腿就跑。许景城追上后,出其不意地拥抱他。那名债户很惊讶,原本以为许景城是要打他!
回想许景城失踪前的情况,刘秀玉相信,神早在“预备”他。每个早晨,许景城会边漫步、边祷告。但失踪数个月前,他漫步祷告的时间越来越长,长达数小时。不但如此,他也勤背经文。“他的身体也很健康,无需服用任何药物,有空时还与年轻人一起踢球。”
丈夫失踪6年,但对刘秀玉来说,他依然无处不在。她在许景城所发起的事工、所牧养的群体中,看见他留下的影响。目前,“希望社区”已关闭,但刘秀玉与儿子许书豪仍热衷服事弱势群体,延续许景城的工作。

2023年6月6日,许景城家属针对他被“强迫失踪”起诉政府的案件于吉隆坡高庭开审,翌日继审,目击证人戈麦斯(Roeshan Gomez)供证说,整个绑架行动专业,过程少于1分钟,并不确定绑架者是否为警方人员。
他在接受许景城家属代表律师杰拉德(Jerald Gomez)询问时说,事发当天,他与一名朋友经过巴哈基亚路(Jalan Bahagia),目睹“被消失”事件,距离绑架现场约30至40公尺。他在约1小时后到格拉那再也警局报案,警官记录了他的陈述。
刘秀玉受访时说,此法庭案件让他们的故事得以被听见,也希望能够争取正义。她也感谢代表律师的援助,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法律服务。
许景城家属与代表律师团队合影,左起为许书豪、许思恩及刘秀玉。
此案将在11月6至7日继审。
“这将是一个漫长的旅程,但我们终会抵达终点,获得正义。”
分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