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福音版 » 南洋商报·牧羊人 » 是增加还是减少的新年(31.12.2023)

是增加还是减少的新年(31.12.2023)

文:黄子
马来西亚节日很多,假期更多,但对零售业而言,主要还看三大节期—农历新年、开斋节和圣诞节。
图源:unsplash@ray-hennessy
大多数节日除了消费和休假,没有影响我们的生活作息,更别说在生命中产生什么意义。对华人而言,最重大的节日,当数农历新年。虽然我们生活在阳历,填表格,年龄一栏,一方面世界标准是阳历的实岁,而非农历的虚岁,这对年龄是绝对机密的女性而言,几乎是攸关性命的重点保护。有个朋友,除夕那天从母腹出来看世界,按农历,一出世算一岁,第二天大年初一–天增岁月人增寿,又添了一岁,出世两天未满一个月就是两岁!这样的算法,哪位女人会服气?真是岂有此理!农历计龄法,惟一的正面“价值”,应该是思想老旧的一辈——将来写在灯笼上的数字更大更好看。
尽管我们生活在阳历,除了烧香拜拜的善男信女,卖贡品的小贩,谁还记得初一和十五?但星马港台大陆的华人,农历新年还是天大地大的节日。这大节日,究竟有什么意义?或意义有多大?因人而异,也可能完全没有意义。

添了新岁,添了什么?

除了旧岁,添了新岁。儿童一年年长大,少年一年年健壮,那是多么可喜的青春岁月啊。大学毕业,即将进入职场打拼,磨拳擦掌准备赚第一桶金的青年壮年,前景是一片无限可能,新年充满新气象,让人憧憬,让人响往。
可是,增加的新岁,若只是加速衰残,身高不再高反而变矮、脂肪堆积肌肉却流失、四肢五官鸡皮扩展、鹤发登顶,而潼山濯濯全不由自己作主;三高持续走高,心脏负苛过重,前列腺肿大令人一夜起床几次,很像蒋捷的《听雨》:“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半夜起床,睡眼迷糊,谁能呆站在马桶前任由点滴到天明呢?最糟的情况,只能穿尿片。天增岁月人增寿,新年添新岁,倘若添的全是这些不可抗拒的“摧枯拉杇”,新年增寿,并非什么赏心乐事;再乐观豁达的人,心理也会受生理上种种不便纠缠困扰——生活作息,大受限制。这只是一般自然老化过程,其它突发的奇难杂症一概不谈。
“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只是假设,只是理想,所以纳兰性德的下一句就是“何事秋风悲画扇”。肉体的生理一天天变化,由盛而衰,无法避免;心理上的变化,“等闲变却故人心”,故人变、他人变,我们自身又何尝不变?能够初心不变的人和事,毕竟罕见。

要添的是心里的力量

如果生命只是短暂的今生,肉体衰败终结之后,就一了百了,是无奈,常常也是悲哀;但对双手血腥全身罪恶的残暴邪恶之徒,那可是占尽便宜了——今生逍遥法外,然后一切归于无有。
我们只是凡夫俗子,太大太难的国事家事,全管不了办不了,所以,也不必像范老夫子“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几年来,COVID 19劫后,俄乌战争,以巴也打,而我们在上帝恩典下,生当岁月静好,现实安稳的马来西亚,我真要感恩像古代的以色列诗人亚萨所吟诵的:
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
新的一年,无灾无祸,肉体虽然衰残,生理的力量在减少,但有上帝的恩典,心里的力量增加,上帝诚然是我的福份!祝愿你也享受上帝所赐的福份。
分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