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近期文章 » 季刊内文 » 【信我所知】善用科技,提升教育

【信我所知】善用科技,提升教育

文:王樾

科技是工具和平台,
罪人用来享受罪中之乐,
义人用来荣神益人!


教育学家Adrian Kirkwood和Linda Price曾发表过一篇文献综述(literature review)【1】,将科技对教育的影响分为三个层面:复制、补充和转变。
首先,科技可以将现有的教育资源复制传播。例如将大学的实体授课录下来放上网,即使不是注册学生也能聆听。其次,科技为传统教育方式提供补充支持。以往老师在白板上用笔画图,现在可以用软件创作图片或动画,将课程内容呈现得更清楚、美观。第三,科技可以转变传统的教育方式,比如一些私立大学开始实行翻转课堂(Flipped classroom):老师叫学生上网观看教学视频并完成作业;然后在实体课上,老师和学生讨论功课,针对一些难以理解的知识点补充解释。
科技着实提高教学效率。以查找资料为例,以前必须去图书馆借阅、复印;如今通过谷歌学术搜索便能找到最新发表的论文。但科技能否确实提升学生的考试成绩(即量变),让学生更深入理解所学知识(即质变)呢?许多研究显示,使用新科技未必比传统方式更能提高学生的考试成绩。寄望学生的学习表现产生质的飞跃,更是极难实现。
教育不仅是重要的社会议题,更是教会事工中的重要部分。主耶稣在《马太福音》28章所提到的大使命,就包括“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主日讲道、主日学、查经班、神学讲座,都是在做教育。科技如何影响教育界,也照样影响教会和神学院;若能善用科技,不仅提升教导事工的果效,也让信徒有更适合自己的方式来学习,例如信望爱网站(https://bible.fhl.net/)提供的原文注释,让不懂希腊文、希伯来文的信徒能够查考重要的《圣经》词汇。
神学院提供的线上神学课程,让有工作、有家庭负担的信徒能够在最方便的时间和地点装备自己。这些都是科技影响、转变传统神学教育的范例。在教会和神学院教导的老师,亦可探索一些教育类的应用程式(例如Kahoot),或许能设计出更有针对性的教学课程和评估方式。在成人主日学,与其让弟兄姐妹一直被动聆听讲员讲课,不如偶尔尝试一下“翻转课堂”——让学员使用可靠的网上资源,针对一个信仰课题自主查经,然后将自己所学所想写一份报告,或做一个视频,或录一段播客,甚至编成一出短剧,最后在主日学课上展示、分享、讨论。如此一来,或许信徒们可以将所学知识铭记于心,而非下课了就忘记。
旧约记载所罗门在建造圣殿时,使用了外邦人的伐木和工匠技术(王上5章)。在历世历代,神赐给一些人(既有信徒,也有非信徒)智慧,让他们发明、创造,推动社会发展,也让神的儿女们受惠。这都是神普遍的恩典。但某些科技似乎让信徒变得更懒散,更容易犯罪。以前人们读《圣经》需要自己翻书页,久而久之,哪一卷书在哪个位置,老信徒就比新信徒更加熟悉。如今人们使用手机里的《圣经》应用程式,不用翻页,点击即可。这些都在操作层面为信徒们带来方便。只是如此一来,许多平时已经疏于读经的基督徒,岂非更记不得经文的位置了?而在教会里用手机读经,会不会引诱信徒走神,转去上网看别的东西呢?背后的原因,是世俗文化的影响和个人私欲的诱惑。
科技是工具和平台,罪人用来享受罪中之乐,义人用来荣神益人。在教会从事教导工作的领袖和平信徒,应当谨慎评估最新科技所带来的各种影响,无需一味排斥。不过,再先进的科技和教育理念,即使能促成一定程度上的量变(如神学知识的增长),却不能保证信徒生命产生质变。毕竟唯有圣灵才能从根本上转变一个人。“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一切都是出于神”(林后5章)。我们当做好管家的责任,善用神的恩赐;认真筹划,殷勤教导,将结果交托给神。

参考文献
[1] Kirkwood, A., & Price, L. (2014). Technologyenhancedlearning and teaching in higher education:what is ‘enhanced’ and how do we know? A criticalliterature review. Learning, media and technology,39(1), 6-36.

分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