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近期文章 » 刊物 » 先读为快 » 牧养新一代——难?!(15.03.2024)

牧养新一代——难?!(15.03.2024)

受访:吴永伟传道(野新福音堂)
采访、整理:锦燕
做青少年事工,“代沟”是必然面对的挑战,而且会是越来越严峻。
最初听到“代沟”一词,是指不同辈的人在思想、价值观、人生观等各方面的分歧与认知上的差距,导致彼此间难以沟通、谅解;而到了今天,因时代变化加速,很多人都说——年龄相差个三几岁,已有“代沟”!

什么最难?

吴永伟传道

谈及这点,野新福音堂的吴永伟传道说:“我自己觉得时代变迁面对最大的困难,是人心的转变——越来越自我。至于外在的资讯或兴趣之类的转变,每个时代都会有,不足为奇。”

永伟传道发现马来西亚的青少年,越来越受来自中国的潮流与文化影响(如躺平、摆烂之类)。来自中国的牧者和家长与他聊起这些,都大摇其头,甚是忧心,也因此纷纷把孩子往国外送。但我们这里的青少年却对他们的潮流文化趋之若鹜,都在刷抖音、小红书……这些媒体与社交平台只会把人心导向越来越自我。

永伟传道说:“以前我们看电视,是一家人坐在一起看;但现在,不论在家中或在餐厅,跟家人或朋友在一起,都不会同看一个屏幕,而是你看你的,我看我的。似乎只要有自己,不需要别人存在。”这个世代就这样——人与人的沟通,常陷在一种“这么近却那么远,那么远却这么近”的错乱。同在一个屋檐下,可以像活在不同的世界,没有交接;对着电脑或手机,却可以跟世界另一端的人密切交流,似乎对方就在眼前……

牧者面对的挫折是:你花心思陪伴、辅导……做了很多,到头来还是很难看到果效,因为当人执着于自我,不愿意踏前一步,就很难有成长。“但不论如何艰难、无奈,我们也需秉持着不丢弃、不放弃的原则,继续陪伴,继续教导,让他们看清楚‘时代’是如何塑造他们的思想形态与生活哲学,引导他们反省:为什么我会成为这样的一个人?原来是这个世界在塑造我、影响我。当然,更重要的是让他们看清楚这些影响会带来什么后果。当中有小部分孩子在反省、领悟之后,会有改变,愿意放下自我,虚心学习,就会很快地成长起来。这过程不容易,但还是有希望的——上帝会改变他们!”

投其所好?

大家都知道青少年事工很重要,为了接触他们,教会举办各种活动:运动、补习、纪律团体(如少年军)、营会、游戏、桌游……这些都是“福音预工”。
永伟传道并不反对,也愿意尝试用任何健康的方法与活动,去接触青少年。这些年,最主要的是透过补习班,因为学业是每个青少年生活的重要部分。“补习之余,也会为他们安排其他活动和团契。假期时会带他们出去走走,比如露营、福音营之类的。我们不会选择太世俗的方式,因为一旦开了这个‘口’,会一发不可收拾。青少年事工若只重人数而不重生命素质,还是留不住他们。他们可能会为了有兴趣的活动或乐子而火热一阵,但当这一阵的‘热’退了,人也跟着流失了。”
透过福音预工接触的人多,但透过门徒训练、查经栽培起来的,可能不到10%。付出与收获的落差如此大,岂不令人气馁?但永伟传道的心态是积极的——虽然少,但至少“有”啊!不接触,那就只能是“零”!哪怕只有少许成果,他也感到满足、安慰。《圣经》不也让我们看到,跟随耶稣的人成千上万,被祂选上带在身边的也只有12位,其中还有一位出卖祂的!
对他而言,预工的阶段相对是容易的——只要有经费、人手就可成就。但来到门徒训练,却是要求深度的委身,融入教会成为一体,挑战他们所处世界的价值观。他总是小心避免让福音预工成为教会主要的方向和目标;但这相当难以拿捏,因为福音预工做得好,马上能看到“人数”,有“兴旺”的假象,这是很难抗拒的试探!但我们不能本末倒置,把福音预工做得轰轰烈烈,却没有兴起耶稣基督的门徒。所以,预工是必需的,但不是重心所在。
“带领青少年,是做他们领导者,而不是一味投其所好,要什么给什么,被他们牵着鼻子走!每一个时代的青少年都在受世界的影响,但《圣经》的教导是不要效法世界。我们贴近青少年,是要把他们从世界抢救出来,而不是反随他们走向世界。”他进一步说:“不要以为跟他们一样装扮,讲一样的潮语甚至粗口,就能贴近,得着他们;其实未必——甚至适得其反。以老师的年龄、身份,言行举止却像同学,这不奇怪吗?但如果他看到你生命中有一些特质让他觉得很‘不一样’,心生羡慕,反而更吸引他学习、跟随。”

坚守原则

在青少年事工上,影响他最深的是罗亚绍传道(已故)与师母(健在)。他中五毕业后曾参加以马忤斯圣经学校的主力军课程,跟当时的罗亚绍校长接触较多,从而学习成长。
“他的思想、观念、生命的特质,都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成为我们学习的楷模。他很能干,常常告诉我们,事奉是全面的——从A到Z。他自己就似乎什么都会,也多方面训练我们。”他说:“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他把我带到福音车旁边,叫我换轮胎!我一个中学生,哪懂?他就带着我一起换,手把手地教。”
“罗师母也常常提醒我们,要栽培年青人,就要花时间常常把他‘挟’在身边,把他带进你的生活,让他看到你是如何‘活’的。她还提醒——是要融入他们,但不是变成他们。那时候,我也感觉两位长辈一直在贴近我们,了解、关心我们的一切,但却一点都不放松地教导我们:上帝要求的是什么!我觉得这很重要,不能因为服事的是后现代的年青人,就在属灵观上妥协。亚绍传道也常说:‘一项事工可以开始也可以结束,如果不能达到传福音、栽培门徒的目的,不做也罢!’教会不是俱乐部或活动中心,我们不是保守到什么都不愿尝试,也不是开放到什么都可以接受,改变了教会的性质。”
他们办营会——即使对象是非信徒,也会安排一起灵修的环节:读《圣经》、讨论并思想人生、祷告、唱诗赞美……而不只是提供一些无关信仰,人文的心灵鸡汤而已。“其实佷多时候,我带领未信主的青少年灵修祷告,没有期望他们在当天的灵修祷告中学到什么,而是要让他们看着我们是如何灵修祷告的。”
他们花很多时间给青少年做一对一的栽培,进度缓慢,但效果扎实。他曾经让教会的一位少年人去开阔视野,参加“超宗派”的基督徒少年训练会。这弟兄发现很多“信主”的参加者连《圣经》都不会翻,十分惊讶,况且他们行为举止也没有基督徒样式,跟世俗的青少年一般无二。在他们当中,他会觉得自己很另类,也很孤单。永伟传道提醒他不要自义,觉得自己比别人懂得多而骄傲;而是要为自己有更好的成长环境而感恩,还要成为一个好的见证。他也常常以五饼二鱼的事件提醒、勉励自己和信徒——神迹之后,很多人拥挤来找耶稣,但祂讲的道却把大部分的人都吓跑了,只留下少数。人若说跟随耶稣,却不能领受祂的道,不是真门徒。
永伟传道事奉的目标和渴望,是培育真正有敬虔生命的青少年——这才是教会应该做的事,而不是轰轰烈烈地搞一个青少年事工来吸引很多人。他牧养的是一个小镇教会,栽培的青少年人,绝大多数会出外升学、就业;但也有少数留下,成为执事同工,甚至能协助讲台事工。
“出外的,我们会协助安排他们到当地的教会,知道他们能适应,继续成长、继续事奉,那就是我们最大的安慰,所有曾经的付出也都值了!”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