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福音版 » 网络扩版·新泉眼 » 【许景城牧师失踪案】长子许书豪出庭作证(25.08.2023)

【许景城牧师失踪案】长子许书豪出庭作证(25.08.2023)

报道:吴兆慧
许景城牧师家属针对他“被失踪”案起诉政府,此案于2023年8月21日及22日继审。
证人许书豪(Jonathan Koh)接受家属代表律师史蒂文(Steven Thiru)询问时,陈述了在“希望社区”发生的事、父亲收到死亡威胁、发现父亲失踪经过以及事件的后续发展等
许书豪也是许景城与妻子刘秀玉的长子。
许书豪(前排左起)、杰拉德与史蒂文。

家属代表律师询问要点

“希望社区”(Harapan Komuniti)由许景城创办,是非盈利组织,旨在援助社区里的弱势群体,包括单亲妈妈及无证件孩童。其中,“启发阅读室”(Inspirasi)为贫困孩童提供参考书、补习班,而许书豪于2012年至2017年成为志愿者,为孩子补习英文与数学。
2011年8月3日,“希望社区”于百乐镇卫理公会的Dream Centre举办感恩暨筹款晚宴,出席者包括支持者及穆斯林受惠者。伊斯兰局(JAIS)和警方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展开一场大规模突击行动,许书豪当时也在场。
2011年8月26日,许书豪在住家信箱发现一个小包裹,通知父母后,打开发现里头含有红色字眼的死亡威胁字条及两颗子弹。许书豪相信,那是针对许景城的死亡威胁。许景城牧师当天到警局报案,惟无下文。
2017年2月13日,即许景城牧师失踪当日,许书豪于上午8时30分至8时45分之间,在家中最后一次见到父亲。父亲告诉他,要前往格拉那再也(Kelana Jaya),“希望社区”的第二个办公室。
当天约4时30分,许书豪在Paradigm mall接获父亲友人(许景城“被失踪”时,所驾驶轿车的主人)来电,告知他接获警方来电,通知他许景城驾驶的本田雅阁(Honda Accord)涉及绑架案,并询问许书豪是否知道父亲去处。许书豪表示不知情,结束通话后立即致电父亲,惟直接转入语音信箱。他感到慌张,致电告知母亲。
随后,许书豪到警局及医院寻找父亲、在警方调查室被审问、陪伴母亲等。他认为,相对于寻找失踪的父亲,警方似乎对许景城与“希望社区”的工作更感兴趣。
接下来数日,他收集有关父亲失踪的证据,与妹妹找到父亲被绑架的闭路电视画面。之后,经友人协助,发现父亲失踪与安里哲末(Amri Che Mat)、约书亚牧师(Joshua Hilmy)和妻子路德(Ruth Sitepu)的失踪似乎有关联。他们也找到前政治部官员及其他人发表的煽动性言论。
此外,总检察署指控一名Uber司机企图勒索许书豪——尽管早前已声明,并无证据证明司机与绑架案有关,但该署后来再指控司机绑架了许景城。家属对此感到震惊。许书豪相信,指控司机绑架是为了阻止人权委员会继续调查。随后,因证据不足,该名司机被无罪释放。

盘问要点

之后,轮到政府代表律师努鲁法哈娜交叉盘问许书豪;随后,再由另一名家属代表律师杰拉德重新询问。
交叉盘问:许书豪在“希望社区”未担任要职,因此并不清楚“希望社区”所有的运作方式。此外,作为呈堂证物的“希望社区”活动照片,并非许书豪拍摄,也未有许书豪身影,因此并不能作为证物——许书豪表示不赞同。
重新询问:许书豪表示自己曾担任“希望社区”志愿者5年,相当熟悉“希望社区”的活动,且几乎所有活动资讯都可见于该脸书专页。他也证实,自己出现在呈堂证物中的其中一张照片。
交叉盘问:针对伊斯兰局(JAIS)和警方没有搜查令,却突击“希望社区”的感恩暨筹款晚宴,努鲁法哈娜说,许书豪并未与负责人接触,并不清楚是否有搜查令。当晚是警方的检查工作(inspection),而不是突击行动,因无人被扣留,许景城也未被审问——许书豪皆表示不赞同。
重新询问:许书豪认为,那是一场突击行动,因当局人员是忽然出现,并未提前告知,也未出示搜查令。
交叉盘问:(2011年)许氏收到的包裹并未指名道姓接收者,因此并不是针对他们。(针对此案)许景城可能已接获警方最新消息,只是并未告知家人。此外,死亡威胁与绑架案相隔六年,两者并无关系。况且,他们后来接获第二个威胁却未报警(许书豪在庭中表示他们曾第二次收到威胁包裹),因此第二次威胁并不存在——许书豪对此皆不赞同。
重新询问:许书豪说,他在住家信箱发现装有死亡威胁的包裹,那已是突击行动后第23天。事后,他们感到恐惧,尽量减少夜晚外出。当时,他与父亲同住,曾商讨有关包裹、报案及之后的进展。他也说,第二次收到的威胁包裹指名接收者为刘秀玉,里头是发出强烈异味的白色粉末。他们担心若这是毒品,他们将因持有毒品而被重罚,因此未报警。
交叉盘问:针对前政治部官员发表的煽动性言论,努鲁法哈娜指出,言论中并未提及许景城、“希望社区”、百乐镇卫理公会,因此许书豪摘取为证的文章并无证明力——许书豪表示不赞同。
重新询问:许书豪相信,该名前政治部官员对什叶派及“基督教化”(Christianization)表现浓厚兴趣,而他也指控基督教群体。其发表的言论将引起恐慌,也对某些群体造成伤害。

教会肢体出席鼓励

陈天喜获悉许景城牧师失踪案继审,与妻子罗洁仪远从怡保出席审讯,以示鼓励。他呼吁基督徒与教会出席接下来的审讯,希望公义得以彰显。“我们会继续出席接下来的审讯!”
陈天喜(右起)与罗洁仪。

另,斯里南牧师(Pastor Sri Ram)于8月22日下午开始接受审讯,此内容将载于下一篇报道。斯里南是 “希望社区”的董事。
编注:庭审过程冗长,本篇报道仅概述要点。
左起为斯里南、许思恩、刘秀玉与许书豪。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