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橄榄园 » 神把我的悲哀变为舞蹈!(12.04.2020)

神把我的悲哀变为舞蹈!(12.04.2020)

文:林国盛
图源:Pixabay@TerriAnneAllen
2019年4月29日,晚上7时许。急诊病房的冷气与我那炽热的身体正在对抗着,体温不断升高。我虚弱的身体不停使唤地在颤抖,牙齿一直打哆嗦,呼吸越来越困难。过去40分钟,我的身体里有如上演一场内部的厮杀,除了发高烧不退,值勤的医护员检验出的各项指数已经是处于极度危险边沿:血压40/60,红血球已跌至2。此刻的我命悬一线,身体各个器官正在倒数开始关闭。 
 
凌晨12时。虽然我身体不再颤动, 却仍然在死亡线上挣扎。此时的我意识开始模糊,视线出现重叠现象。朦胧中,我似乎开始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眼前事物的颜色显得不对称。就在那一瞬间里,我的脑海闪过许多记忆里的痕迹,心里在嘀咕着生命是否正进入倒数阶段。
 
早在4月初时,我已经开始感到不适: 除了发高烧、还感冒及不断咳嗽。到了4月中旬,呼吸变得急促困难, 却也在同时心跳变得缓慢,走路时不断气喘,无法上楼梯。晚间病情加剧,咳嗽不止,令我辗转不能成寐。
 
住院期间,我因免疫系统削弱(后来确认是遭受细菌感染)而导致红血球不断下降,每2、3天就得输血,结果在17天内,医生为我输了7、8包的血。出院后的两个月内,我几乎每个星期都得到医院报到2、3次,为的是复诊,输血及见鼻科医生。而刚出院的第一个星期,我还不断地流鼻血;即使是出院的2个月内,身体尚且虚弱,进食极为困难,走起路来步伐缓慢及吃力(有1、2次不慎跌倒)。第一次出院后,我状况连连,流鼻血不止,又得再次入院。而两次的CT Scan 都显示我的大腿有出现脓肿,在院方的坚持下,在7月下旬为我做小手术,以抽取腿内的脓肿,无奈失败告终。结果,在3个月内,我前后进了3次的医院!
 
那段日子,历经煎熬的我思绪紊乱,怀疑自己是否能康复。我深知此刻的自己意志脆弱,就把内心的焦虑及恐惧在祷告中摆上,祈求神给我力量去面对不确定的因数。7月15日,我再次输血,至此之后每4个星期回到医院复诊。8月9日回去复诊时被告知,红血球7.9,不必输血。9月复诊时,红血球7.0,不必输血。整整7个月来,我的红血球都保持在7.0,不必进行输血;除了感动,我每一天都心存感恩。
 
《以赛亚书》第五十三章:5节说:“祂(耶稣)担当了我们的病患,背负了我们的痛苦;然而祂是为了我们的过犯被刺透,为了我们的罪孽被压伤;使我们得平安的惩罚加在他身上,因祂受了鞭伤,我们才得医治。”

 

我始终都坚信基督复活,而4月初到5月中旬的事情进展更确定了祂在我身上的作为。从一开始的发高烧、咳嗽、感冒、呼吸困难,到住院后的10多天后高烧才渐渐退去,命在旦夕的我在4月29日的那一夜犹如“死”了一次,折腾一翻后奇迹般的“复活”了。我之所以能与死亡擦肩而过,并得以“死而复生”,完全是因着祂受了鞭伤我才得医治! 神一直都在我身旁, 不但对我不离不弃,还从死亡边缘来拯救我。耶稣两千年前来到世上,为的是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还舍弃了自己的命,以彰显神的慈爱,受死十字架之刑而死,承当了我们的罪罚,并在第三天胜过死亡而复活。
 
倘若耶稣基督没有复活,我的信就是徒然,仍活在我的罪里 (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17节)。
 
因着耶稣从死里复活我们得以拯救,破除被撒旦的黑势力的压迫,以避免我们陷入犯罪、黑暗及死亡的泥沼里。魔鬼撒旦的致命武器就是蒙骗人类,而他最善长的谎言就是使我们相信可以把自己抬到比神更高的地位,然后继续犯罪。无罪的耶稣到来,披上血肉之身,被以色列的宗教领袖以煽动罪名将祂处死;死在十字架的基督的,消灭了那掌握死权的魔鬼撒旦,并夺取他手中的那蒙骗人类犯罪的致命武器,解除我们因罪而死亡的诅咒。虽然,我们的身体有一天还是会死亡,但对于已经把生命交托给耶稣基督的基督徒而言,死亡是进入永恒生命的过渡期,只是身体的腐朽,灵魂却不会死。
 
美国明尼亞波利之伯利恆浸信会主任牧师约翰·派博(John Piper)在著作《耶穌的受難:基督受死的50個理由》(The Passion of Christ)中指出, 当我们生活顺遂的时候,死亡不会是我们要的。一个人会想死,是当他不堪忍受承受已久的磨难;而这个时候,我们最需要的不是死亡,而是解脱。其实,我们更希望的是能一直过幸福美好的生活,不要有任何病痛。然而,人的一生总是免不了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有谁能逃得了这些烦恼呢?
 
人,终究会死。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对死后去哪里可有明确的答案?
 
如今,复活节对我意义深远:耶稣死里复活,叫我从死亡中得生命,脱离害怕死亡的桎梏。即使在面对死亡的那一刻,我也不害怕自己有可能死去,只因我的信仰是个活的信仰,是基于一位从死里复活的神。最令我雀跃的是,在完全康复后可以每一天与祂相交,更可以在生命里经历神,是人生乐事!
 
且让我用喜悦的心称颂神,就如大卫王在《诗篇》第三十篇里述说的:“耶和华我的神啊!我曾向你呼求,你也医治了我。耶和华啊!你曾把我从阴间救上来,使我存活,不至于下坑。夜间虽然不断有哭泣,早晨却必欢呼。你已经把我的悲哀变为舞蹈,把我的麻衣脱去,又给我穿上欢乐;好让我的灵歌颂你,永不停止。耶和华我的神啊!我要永远称赞你。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