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福音版 » 星洲日报·生命树 » 地图上找不到,神心中却有她(20.07.2023)

地图上找不到,神心中却有她(20.07.2023)

受访:高传隆牧师
采访、整理:又青
高传隆牧师
“雨季,这地受疟疾之害,几乎每天都有人死。昨天才见到,今天人没了;明天还会不会活?没有一点保障。”
“他们多数三餐不继,有个孩子到了午餐时间,家里没米下锅,就到野地去挖红薯吃。结果,风一吹,倒了一棵树,把他压死了。”

全球最大毒品产地

那是2000年的“万宏”,位处缅甸东区、泰缅边界新开辟的原始森林,无路无灯,无水无电,只有一批政府从佤邦北部迁来的新移民,约有五万人,华人占40%。当时的生活水平,就如六七十年前的马来西亚。
北部金三角是全球最大的毒品产地,单是罂粟种植面积就超过百万亩。政府将他们迁移,就是为了让他们改种其它农作物。
佤族人迁移至此,毫无家当,没有建设。白天,土地广阔,房屋零星,寥寥少少。夜晚,一家人并排躺好,拉起大塑胶布盖上去,就是他们“住”的地方。
不久,有的人就重新种起罂粟——不干老本行,还可以怎样?
其时,我国毒品买卖猖狂,高传隆牧师(时任马来西亚基督教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会长)心中一直记挂,向主祷告:“神啊,你什么时候让这些人不再有毒品?” 神只是回应:“谁去帮助他、去拯救他?”
他就知道,神呼召他,踏上宣教之路。

缅军拘留盘问

2000年7月17日,高牧师和团队一行五人抵达泰缅边界美赛(Mae Sai)市镇,与当地的鲁金兰传道见面,商讨如何进入万宏。当时,万宏学校已运作半年多。
鲁金兰是万宏宣教先驱,一个自幼衣食不缺、未经风雨的女子,进入与外界几近失联的荒地。起初,她还有些顾虑,但当她一看见当地情景,所有害怕与挣扎一扫而空,心中火火热热的很强烈——这些人,一定要改变!
7月18日,高牧师等人分乘两部四轮驱动车进去。傍晚,高牧师一车抵达万宏,却至深夜也不见另一部车来到。
另一边厢,那车的人因迷路误闯缅军管理区,正抱膝蹲坐扣留所里,蚊军满天飞舞,将他们全身上下叮咬得体无完肤。缅军不时投以凶狠眼神,像在说:这来历不明的一群人定有古怪。
翌日一早,军官才找到高牧师,将他带到扣留所的办公室,不断盘问:“你们马来西亚这么进步的地方,为什么要千辛万苦进到万宏这落后之地?”
高牧师一贯地淡定,说:“神爱我们,也爱万宏的人,他们要我们把这好消息告诉当地人。我们还带了许多药物,打算帮助饱受疟疾之苦的人民,并协助推动佤族(主要群体)及阿卡族教育工作。”
经过几小时会谈,军官态度改善,释放了同工,又遣几支军队跟着他们去万宏。道路非常颠簸,走到一半,车子忽然故障。几个军人利落地跳下车,以锄头铲路、铁链拉车,最终所有人安抵目的地。同工们才晓得,这些军队都是神特派的“天使”!
自此,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与鲁金兰传道正式配搭起来,所有建校、建堂资金,都由年议会拨出。

M16也没办法的事

六个月后,12月22日,他们再进去万宏,学生人数明显增加;而第一间万宏教堂——卫理堂也在那时建起来。圣诞节当天,他们举行献堂礼,同时为142人洗礼,成为该堂第一批信徒。
然而,高牧师又察觉一事,既有了学校,又有医药团队来看诊,生活改善许多,为什么一些人还总是发愁?经询问,原来是老鼠太多!一不小心都能踩死!鼠灾不仅引发瘟疫,还破坏辛辛苦苦种植的农作物,再没收成,就要饥荒。
高牧师去找军队总司令,他却无奈说:“M16我有,手榴弹我有,但都不能拿来灭老鼠。”
第二晚布道会,高牧师在皎洁的月光底下站起来,对着300多人说话。
“我不会灭老鼠,你们不会,总司令也不会……”
大家面面相觑……
“但我告诉大家,我们的耶稣会!你们相信吗?相信的人,请站起来祷告!”
一名缅军太太悄声跟旁人说:“哪这么简单!祷告就不见!”
就在第二天开始,全地再没半只老鼠。

福音、扶贫、教育 VS毒品

万宏的事工逐渐上轨,年议会将衣服布料、学校制服、鞋子带来,连同纸笔课本簿子,都由卫理公会供应。
有个孩子明明拿了校服回家,隔天上学还是一身旧衣。放学妈妈来接,校服竟在妈妈身上!又一次,有个孩子接过他们分派的鞋,没马上穿上,只是紧紧握住——“这是我的鞋吗……我真的有机会穿鞋吗?” 他的眼泪划过脏污污的脸颊,重重滴下来,滴在宣教队员的心里,很沉很沉。
与万宏南章的学生合照
福音、扶贫、教育和遏制毒品,是卫理公会在这里开展事工的目的。一年,高牧师从万宏带回一个超大南瓜,厨师烹煮后,300人吃得津津有味。还有,一般一棵玉米树结两个果,但万宏那边结出的有五六个——当许多信主的阿卡族人,把过去种植罂粟的土地改种农作物,就有了丰收。

不要风闻,只要亲眼见到

2001年,卫理公会年议会又开拓泰北宣教禾场。
“万宏是军事地,从缅甸东部大其力进到万宏,150公里的路,八九个关卡。此外,攀山越岭,路途颠簸,非常不易。有时,第一关都过不了,进不去,岂不白费精力?因此,每当我们无法进去,就留在泰北。”
泰北满星叠,多数是居住高山的阿卡族,约有十多万人。高牧师任职会长期间,卫理公会在泰北、金山角区共有25间教会,一样有社区服事、布道会,也为他们建堂。许多阿卡族的孩子希望受教育,却没有适当选择。年议会建校后,信徒的孩子就可以到校念书,还能学习圣经课程。除此,年议会也开始儿童中心,收留贫苦孩童及孤儿。
高牧师回到马来西亚,将这宣教异象传开,呼吁各堂会参与“领养”,责任范围包括:支付传道人薪金、每年一至两次派短宣队去参与事工、训练师资、带领团契、医疗布道。高牧师认为,“宣教,最要紧,不要风闻,只要亲眼见到!”

异象中受苦的人

回想起初蒙召念神学、做传道人,高传隆牧师所见异象是:“这些人在受难受苦,谁愿帮助他们?”
“这些人”是谁呢?
自神学院毕业,牧会25年;1989年被选为年议会会长,共15年(前3年为代理会长),推动宣教及社会关怀事工。1992年,他带领年会举办全国宣教营,传递约翰·卫斯理的宣教异象“世界是我的牧区”。
他领导期间,宣教事工一度扩大至中国、印度南部等区域,后因故中断。退休后,他发展基层事工,成立禧福训练学院,担任院长至今。
2023年,高传隆牧师82岁,声如洪钟,受访时说,自己一生事奉就是宣教,三句话就要把耶稣带出来——他异象中的“那些人”,就是遍布世界角落的人,甚至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高牧师说:“地图上没有万宏,在神的心中有万宏。”

今日万宏与泰北

20年后的今天,万宏和泰北怎样了?
2020年起,因入境困难,年议会再无法派人进去万宏,就将牧区交给下缅甸卫理公会,但每年仍固定拨款约马币25千,作为当地宣教与社区发展用途。
至于泰北,2010年成立了泰北宣教教区,当地建设明显进步,至2022年尾,卫理公会在当地有26间堂会,会友3743人;所设立的基督教恩华学校也有164名学生。
高牧师卸任后,卫理公会年议会继续开展宣教事工,如今在印度和缅甸南板都设立了宣教区。截至2022年,南板信主人数有1458人、教会会所10所、卫理学校1所。
后期事工蓬勃发展,本文未能一一尽述。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