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福音版 » 网络扩版·新泉眼 » 痛苦时,你可以有倚靠(05.10.2023)

痛苦时,你可以有倚靠(05.10.2023)

文:张嘒珉
图源:unspalsh@ivalex
编按:929日,《星洲副刊· 动力青年》刊登一篇《怪手》,描述“小蚂蚁”多年前遭受性骚扰的经历。张嘒珉,马来西亚基督教卫理公会中文教育顾问、绘本作家,同时也是一名母亲,读后如此回应:

阿嬷!阿嬷!救我!

小蚂蚁,小蚂蚁,今天早上,我望着转动的洗衣机,禁不住又想起你。如果,记忆是一件一件的衣裳,我们一起把它们丢进洗衣机里,将污秽通通洗净,取出晾干,岁月便能回复本来的样式,该有多好?
我是如此期望滚圈圈的鲁咕壳不曾停止旋转,就这样滚着滚着,滚过了你的童年。那些欢声笑语,家人互动的美好记忆,一件不漏,我们装进小小的箱子里头,再去寻一堆大大的锁头,给每个箱子上锁。让所有人事物随着鲁咕壳,在箱子里旋转,直到长大成人,再把它放出来,一切将会如初……
我可以想象你无数次从噩梦惊醒,捂着耳朵,“阿嬷!阿嬷!阿嬷!救我、救我!”依然响彻,声音在房里回荡。
你恨吗?恨那专注洗衣的背影吗?为什么不愿回头看看?只要一眼,只要几秒,一切都会不一样。

记忆被砸成碎片

小蚂蚁说,恨外公生出这样的孩子。我们的情感都解离了。在极大、极大难以接受的痛苦中,无法接纳、无力应对,于是记忆被砸成碎片。
别人在阳光底下挺胸阔步往前走;我们只能蹲在黑暗的空间,拼命捡拾碎片,满手血泪,却怎么也拼凑不出原来的自己。
经过很长、很长的时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所捡拾的,已不再是碎片,而是收拾不完的惊恐。
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离去,就剩下我们麻木空洞的躯体。世界冷得即使有人愿意拥抱取暖,还是心寒,无法感受爱,只能用愤怒来抗议。

你我都救不了自己。

医学上相信,一个人若受过严重打击,之后会对身边的人事物出现过激反应,有可能是杏仁核、脑丘、前额叶皮层受损。因为受损,无法与人健康互动,常常出现人际关系问题。与其说,我们恨别人,更恨的是自己。  
《罗马书》7:24-25: 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
痛苦、混淆时,我们也只能这样不停提醒自己。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