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近期文章 » 季刊内文 » 【亲子浓情】云彩上升了

【亲子浓情】云彩上升了

文:黄伟恩
看着他独个儿拖着行李走进登机室,
我们的目光也紧紧地跟着他,
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玻璃门内。
那晃动的身影,越走越远,越走越小,
我们的目光也开始在模糊的泪影中晃动。
我们19年的同行伙伴今年一月与我们挥别,独自上路了。
他独自上路了
他一岁那一年,我们带着他加入差会,全时间参与推动宣教的工作。有好几年,他跟着我们走访了马来西亚的各城镇教会。妻成为了他“车轮上的学校”的启蒙老师,给了他一双探索世界的眼睛。
09年一月,差会要求我们搬到香港,参与东亚创启地区的事工。在还未搬到香港前,我们问他说:“如果神要我们离开马来西亚到另一个地方去,在那边,你必须用你不懂的粤语上课,而且你也必须重读二年级,你怎么想?”他静默片刻,然后毫无犹疑地说:“我跟着你们啦!”他探索的心在跳跃,也给他勇气。
我们七岁的旅途伙伴
同年的8月4日晚上,我们在香港的第一个月,台风“天鹅”正向香港挺进。晚上九点多,气象台正式宣布挂起八号风球。他在楼高第22层的组屋里,靠着紧闭的玻璃窗,等待着看他生命中的第一次八号风球。台风的嚎叫声在远处呼呼响起,他的眼皮却在那暗夜里渐渐下垂,等台风嚎嚎经过时,他已经呼呼入睡了。隔天早上,天虽然还是乌黑,却是一片宁静;台风,已经离香港而去。
开学的第一天,我们让他独个儿搭学生车上学,开始进入粤语的世界,那陌生又充满音感的世界。开学的首三个月,他几乎听不懂老师和同学们在说什么。在学校的第二个月,他在粤语聆听考试中,十题只答对两题,而且还是瞎猜的。我们对他说:“你虽然考试不及格,但是爸爸妈妈却要为你的勇气打满十分。”
2013年,他12岁。同年9月18日,在我们搬离香港往东非的一年前,他从学校带回来一个手工小方块彩瓷盒子。彩瓷盒子有五面,三面的彩瓷颜色和设计都对称整齐,不过另两面的设计则显得凌乱。我们说:“我们看不懂这两面!只是一片凌乱!” 他说:“你们再仔细看一看,你们看不见上帝吗?”原来他在那两面设计得凌乱的方块彩瓷中,巧妙地藏着GOD三个字母。三天后,我们将去的东非那城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67位平民被杀。那一年,这个彩瓷盒子一直对我们说话:“在凌乱中,上帝在!”隔一年,他也欢喜地跟着我们到东非去了。在非洲人当中,他特显矮小。15岁那一年,他参加学校的篮球队,披上了宽长的红色球衣,像披上连身裙子般上球场,穿梭在非洲球员中。他球技并不卓越,但他愿意探索。毕业那一年,学校给了他“教练奖”,纪念他的全力以赴。在东非这六年,他见证了我们事工的建立,也与我们一起探索这一片土地。
在混乱中,上帝在!
2021年1月,他结束了与我们同行的旅程,探索另一条新路——他获得美国一家大学的奖学金,赴美上学了。我们的能力和资源不足,但是天父有,这是天父亲给他的一个惊喜。从他跟随我们上路那一天,天父对他信实的供应从来没有停止。那一天看着他独个儿拖着行李走进登机室,我们的目光也紧紧地跟着他,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玻璃门内。那晃动的身影,越走越远,越走越小,我们的目光也开始在模糊的泪影中晃动。在深深的不舍中却有满满的喜悦。我们为他扎了根,如今是时候让他展翅了。我们求天父给他勇气去探索一个全新的世界,也更深地经历天父的信实。
赴美第二个月,美国南部发生了罕有的大暴雪。他也迎接了人生中的第一场雪。几年的雪似乎就在那一个月同时被倾倒下来。南部几百万个家庭面对断电断水的危机,他的学校也一样。不过就像他当年第一次在香港迎接人生第一次的台风般,暴雪转个头就过去了。天父就是如此信实。
未来的旅程,他探索的心继续在跳跃,而天父的信实也从来没有改变;从十九年前,他随我们上路,到今天自己上路,依然如此。云起了!云彩上升了!是他自己上路吗?不!是天父一直都在前头引领。
回到上一页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