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近期文章 » 刊物 » 先读为快 » 与异端“擦肩而过”——一位中国基督徒的经历(15.11.2023)

与异端“擦肩而过”——一位中国基督徒的经历(15.11.2023)

采访/整理:兆慧
异端手段层出不穷,近年来,许多来自中国的异端分子透过各种方式,尝试拉拢教会弟兄姐妹参加异端聚会,甚至参与。对此,中国基督徒怎么看?他们的经历,与大马的基督徒有何不同?
电访一名目前在大马留学的中国神学生,谈谈他数次与异端“擦肩而过”的经历。
图源:unsplash@allentaylor

是否曾在中国接触到异端?如何应对?

我信主前,曾在澳门接触异端。当时,他们派了一张传单给我,我仔细看了看内容,虽然未被吸引,但觉得内容确实很生动、通俗。之后信了主,接受神学装备后,才知道那是异端。
在中国,我参与一间家庭教会,主要服事大学生。2013年至2015年期间,东方闪电崛起,对家庭教会的冲击很大,把教会许多“信得不清不楚”的信徒拉走了。
有个姐妹——她的妹妹信仰基础较不稳定,也有许多“稀奇古怪”的观念。有天,妹妹似乎在精神上出现问题,胡言乱语、疑神疑鬼,于是姐妹邀请我到家里探访。我发现,她的妹妹使用的“圣经”与我的不同,阅读的书籍也很怪异,里头有许多奇怪的说法。我将数本书籍带走,身边的基督徒也证实它们属于异端书籍。
随后,我建议她别再读那本“圣经”,并送了她一本《和合本圣经》、圣经播放器,鼓励她多读经、祷告。她坚持一段时间后,最终脱离了异端。
我发现,异端组织通常表现得非常热心。有些教会因各种原因,可能对处在困难、问题中的基督徒缺乏关爱,导致异端“趁虚而入”,让有些感受被异端组织“关爱”的信徒被拉走。

是否曾在马来西亚接触异端?

来到马来西亚,曾有摩尼教的人接触我。他们使用英语与我交谈,我听不懂,他们便致电给一个谙华语的人,透过手机向我“传教”。我听了后,觉得不太对劲,便离开了。我随后转告牧师,才得知他们属于异端。之后,他们两次致电给我,试图邀请我聚会,直到我严肃告诉他们别再打来,他们才罢休。

身为中国人,是否曾被马来西亚教会怀疑是异端?

冠病疫情爆发前,我曾来到马来西亚。当时,我在相熟的弟兄姐妹带领到不同的教会观摩,并未遇到被怀疑是异端的情况。我目前在神学院就读,也在教会实习,因此不会被当成异端,也没有这方面的担心。

对异端有什么看法?

教会历史上,面对异端也是属灵争战的一部分。有些异端,以“人盯人”的战术接触人群,比如有了一个目标人物,就经常打电话,约对方出来吃饭、散步、看电影、载送等,甚至知道他在生活上有困难后,也尽力“帮助”。
其实,若异端组织攻击、搅扰教会而得逞,我们也该反思,教会是否有不足?是否证道需要加强?是否该多关心弟兄姐妹?教会不应只是聚焦在对付邪恶的事上,而不正视自己的问题。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