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福音版 » 南洋商报·牧羊人 » 看见“Invisible”无国籍人士——1,100免费票,邀公众出席《富都青年》电影招待会(14.01.2024)

看见“Invisible”无国籍人士——1,100免费票,邀公众出席《富都青年》电影招待会(14.01.2024)

报道:又青
*本文含《富都青年》剧透。
“‘无国籍’是这部电影的大背景,但最后,我希望大家能看到,在这么困难、不公、残酷的世界里,这两兄弟如何互相扶持……当我们有爱的时候,不要轻易放弃。”
——王礼霖导演

“我们有身份证、公民权,是一项‘特权’。”
——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

“希望个人和教会,能本着主耶稣的教导,多关心并尊重无国籍人士。”
——MCRD主席李祖国
由卫理公会救援赈灾事工发展部(MCRD)号召主办,与World Vision、年会卫理妇女会、成年团契和青年团联办,于2024年1月6日在Tropicana Gardens Mall GSC电影院举行《富都青年》电影招待暨映后分享会。此次活动送出1,100戏票,由ASLI Sdn. Bhd. 赞助。
《富都青年》是马来西亚导演王礼霖首都执导作品,2023年12月14日于马来西亚上映,现已突破400万票房。电影讲述无国籍两兄弟在马来西亚的艰难生活——他们无身份证,如同透明人般存在,面临贫困、受剥削,且无法享有公民权利。
电影《富都青年》讲述无国籍两兄弟在马来西亚的艰难生活。

李祖国:他们无从证明自己存在

MCRD长期关注无国籍人士、移工和难民课题。沙巴MCRD也深入内陆地区,在教育、经济、物资层面,帮助无国籍人士。某天,MCRD主席李祖国收到友人讯息,推荐《富都青年》,他说:
“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我从开始流泪到电影结束。无论难民、移工或无国籍人士,他们面临的问题大同小异,但无国籍人士是当中最可怜的——见不得光,也无从证明自己的存在。因此,我希望透过这项活动,呼吁弟兄姐妹关心我们的‘邻舍’。”
当天出席者包括王礼霖导演、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教会领袖、非政府组织代表、机构同工以及公众人士。
MCRD主席李祖国:难民、移工或无国籍人士,面临的问题大同小异,但无国籍人士是当中最可怜的。

王礼霖:法律无法解读的道德问题,就让故事说出来

分享会由李祖国主持,王礼霖及郭素沁回应。
王礼霖导演表示,电影是传达信息最好的媒介体,诚如有位影评人所说:“法律无法解读的道德问题,就让故事说出来。”去年三月,他跑影展,先是瑞士,后在意大利,观众都讶异马来西亚竟有这样的孩子(无国籍)。
“无国籍“是电影的大背景,而他最终想传递给观众的是“爱”——“爱是人心里最大的元素,最强大的力量,有爱的时候,不要轻易放弃。香港一影评人说,这部电影是一面镜子——不是让你反思他们多惨,而是让你反思,你现在拥有多少东西?当你有爱,为何轻言放弃?当你能做好一件事,为何不做好?”
王礼霖不将《富都青年》定位为“马来西亚中文电影”,而是“马来西亚电影”——这些都是大家在马来西亚会看到、听到的事。他希望大家能珍惜当下,因为对一些人来说,要得到一张蓝色身份证是多么困难。
他也透露,电影埋伏了十个元素,有隐含意义。例如:阿邦与阿迪逃亡时乘坐的巴士是“Express Bahagia ”,意即“幸福快车”;然而,这两个无身份的逃亡犯,他们的“幸福”却走远了。
李祖国问:“在电影里头,您使用了很多边缘人士相关符号,有什么用意吗?”
王导:“电影在富都取景,他们(边缘人士)就住在那里,像是合法和非法外劳、贫穷家庭、孤独老人、难民、跨性别者、妓女等等。电影里头,人人都想要一个‘身份’,包括跟阿迪发生关系的那女人。身而为人,为何无法得到公平对待?这是很难解答的问题。”
《富都青年》也融入好些真实事件,像是要跳楼自尽的三姐妹,是真人真事改编;移民局夜半突击,也是周末到王导演家打扫的印尼工人亲身经历。王礼霖希望,未来继续制作以马来西亚议题为背景的电影。
电影分享会由李祖国主持,YB 郭素沁(左)与王礼霖导演(中)回应。

郭素沁:无国籍问题十分复杂

这是郭素沁二度观赏《富都青年》,她将观后感总结为:一、我们能活着,拥有身份证、公民权是特权;二、生命是一个机会,我们愿不愿意给予他人第二次机会;三、爱与和解,修复关系。
根据联邦宪法,我国妇女若嫁给外国人,并在国外产子,孩子是随父亲国籍。另外,许多情侣“先上车,后补票”,也引致麻烦——没注册结婚就产子,孩子是无国籍的。除此,还有外劳、难民、沙巴内陆居民登记问题,一层又一层——无国籍问题十分复杂。
她表示,其服务中心每周都要签署三四封信,呈交内政部长要求处理公民权问题。然而,内政部长上任时,便有15万份申请待批,如今只能每月签几百张,希望一年能签1万份。她也说,身份证是一项特权,必须谨慎处理,不能随便落入外来者手中。
有关无国籍问题,政府已就此事草拟法案,跟内政部、法律部长,并各政党之间讨论,惟各方论点不一,许多事仍在商议。

MCRD提交诉求书

分享会结束前,MCRD将诉求书交给郭素沁,盼能为“无声人士“发声,争取国内弱势群体的权利。内容重点:
呼吁我国政府为弱势难民提供直接的财政援助,包括:提供住所、交通、基本医疗,儿童教育、培训等经济支持。
呼吁我国政府保护境内难民,至少在主要律法和政策改革之前,持续改善难民的生活条件。
此外,诉求书中也呼吁我国教会:在言语及行为中,见证主耶稣基督的福音。他们祈祷教会能向有需要的人——这些社群——提供关心和帮助,为移工、难民和无国籍人士的子女提供教育支援。

出席者回应:

匿名妇女:“我是沙巴人,沙巴有很多无证件人士,由于父母其中一人是外地人,结婚没注册,孩子就没证件,也无法享有公民福利,上学都要去教育部申请。听说很难申请,很可怜,不能工作,开银行户头都不能。”
活动参加者:沙巴有很多无证件人士,无法享有公民福利,连开银行户头都不能。
Sharon 和Janice“作为有责任感的人,我们需要关心身边各种情况的人——无论他是不是难民。”
活动参加者:我们需要关心身边各种情况的人——不论他是不是难民。
苏宝菁:“我今年73岁,6岁从中国坐船来,没有报生纸,不是马来亚人。后来,父亲用尽办法才替我申请到身份证,我是幸运的。我认识一名15岁少年,应该是持红登记吧!他父亲是印度人,由华人领养,母亲是印尼人。大概当年的领养和结婚手续没办妥,导致孩子身份问题。申请时,官员看他肤色黝黑,不像华人所生,有所怀疑。他找了YB很多次,结果都没下文。他无法念中学,也无法工作,直到最近才找到临时工。”
活动参加者:我认识一名少年,没有身份证,无法念中学,也无法工作。

李祖国以《马太福音》25章35-36节勉励弟兄姐妹,回应主耶稣的教导:“……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
MCRD将在6月的世界难民日举办倡导活动,提升大众对让弱势群体的关注。
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