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近期文章 » 刊物 » 先读为快 » 耶路撒冷国会灯台讲述的故事【四】(01.08.2022)

耶路撒冷国会灯台讲述的故事【四】(01.08.2022)

塔木德贤哲与卡巴拉秘士

塔木德贤哲(Talmudic sage)

在耶路撒冷国会大灯台左边由上而下第三列的第二个浮雕,显示一位犹太贤哲(Talmudic sage)正聚精会神地研读《塔木德》。他以一只手指着书中的篇章字句,另一只手指向天;显示《塔木德》乃源自神,人也借遵守此书与神维持联系。
图:聚精会神研读《塔木德》的犹太贤哲
在他右边,有一个人倚靠在木栅栏上,象征护卫着妥拉的蓠芭。按犹太教《长者古训》(Pirke Avot)的教导,犹太贤哲当严守三大职责:慎于判决、广树门生、设屏藩以护妥拉。犹太人把《塔木德》视为“妥拉的篱笆”(希伯来文为Khumra),在律法外围圈上一道围墙(申22:8),以防被人误闯。
到底《塔木德》为何物,竟然被犹太人视为与圣经同等重要的经典?而实际上,在犹太人心中,《塔木德》的地位早已超越圣经!这也是主耶稣特别对他们的指责:
“……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你们是离弃神的诫命,拘守人的遗传。”又说:“你们诚然是废弃神的诫命,要守自己的遗传。”(可7:6-9)
据《塔木德》文献记载,摩西除了由神直接领受《妥拉》,并写下成文的《妥拉》(五经)之外,也由神领受“口传律法”,以后“摩西传之于约书亚,约书亚传众长老,众长老传士师,士师传众先知,众先知传哈该、撒迦利亚和玛拉基,他们再传给大议会(Sanhedrin)成员。”以此突显《塔木德》的“正统”地位。
实际上,所谓的口传律法乃源自以斯拉向犹太人讲解律法开始(尼8章),历经数世纪犹太拉比对律法诠释的成果。在两约之间产生的法利赛派,为求获得百姓的尊重,便以口传律法的正统继承人自居,到了新约时期便成为犹太人的宗教领袖,也因此成为耶稣的死对头。因为只有耶稣质疑他们的权威并严厉地责备他们、审判他们。(太23:33)
主后70年,由于圣殿被毁,犹太人无法再守各种祭祀律法,在约哈南班撒该、迦玛列二世等法利赛派领袖的领导下,拉比的地位被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拉比们便以拥有口传律法的权威,统治犹太人直到今日。犹太人被分散后,拉比便把口传律法写出来,一方面确保不会失传,另一方面也促使散居各地的犹太人,能够更有效和准确地沿袭那些传统教导;而誊写下来并编制成的文献,统称为“拉比文献”,《塔木德》便是其集大成者。
今日的拉比犹太教徒,口头上虽仍尊重《妥拉》,实际上却鲜少研读它。他们最看重的还是《塔木德》。今日犹太教包含的不只是宗教,更多的还是一种文化,就是《塔木德》文化。《塔木德》内容所代表的信仰,并非圣经信仰,而是犹太人的集体信念与生存之道。主耶稣称之为“古人的遗传”,并非神启示之道。其教导叫人偏离神的旨意,受到主耶稣严责。主耶稣离世后,犹太的贤哲,就是受高举的拉比们,续写《米示拿》,不断增添《塔木德》的内容,其中也有论及耶稣的记载,却是极尽污蔑亵渎之能事(详见《犹太人与今日教会》76-77页)。这也成为过去两千年来犹太人对基督教极度抗拒的一个主因。

卡巴拉神秘主义

与塔木德贤哲相对的浮雕,是一位正在冥想中的卡巴拉神秘主义者,从头到脚都被衣袍覆盖着。在他右边可见到被圆圈起来一个希伯来字母“Shin”(形如W)。这原是“示玛”(Shema)的第一个字母,但在此乃作为卡巴拉的符号,描述被物质世界捕获的神性存在。他的左边显现出神名的希伯来字母,Yod、Hey、Vav、Hey,对应“YHWH”,加上元音则成Yahweh,即“耶和华”。神的名是以一个三角形为框架,代表人的灵性三位一体:智、魂、灵(神秘主义者的解释)。
图:冥想中的卡巴拉神秘主义者
当人面对苦难而又无法从现实获得解脱时,往往便会寻求超然的管道。在宗教上最常见的就是神秘主义。犹太教的神秘主义思想源远流长。在两约之间,犹太人长久陷于外邦列强的压迫之下,就出现了各类充满神秘主义的启示文学作品(Apocalyptic literature)。然而,神秘主义成为犹太全民关怀,是到中世纪才形成。12世纪,法国南部普罗旺斯(Provence)地区,神秘主义开始迅速发展,其中影响最广大而深远的就是“卡巴拉”(Kabbalah)。
“卡巴拉”一词包含了“接受”及“传承”两个意思,因此按字面解,卡巴拉即“承接传统”的意思。这名称有意显示卡巴拉并非偏离犹太传统的信仰,而是犹太正统宗教的传承。在某种意义上,卡巴拉思想的主旨就是尝试通过对神创世奥秘的解读,以获得尚未知晓的智慧与能力。
卡巴拉学者认为神以话语由无到有地创造世界,依此推论——构成神话语的希伯来文22个字母都带着创造力,因这22个字母原本存在于神的灵中。因此相信按这22个希伯来字母和1至10的基本数,所组成的32条神秘的智慧途径,便能溯源到永恒与无限之源。
中世纪神秘主义文献中出现过的最重要著作,无疑为13世纪的《光辉之书》(Sefer Ha Zohar),或直译《佐哈尔》(Zohar)。这本书由西班牙的神秘主义者摩西·德莱昂(Moses De Leon,1240-1305)所著,但为让人以更严肃和尊敬之心去阅读,便托用公元第二世纪的犹太领袖,拉比西面·巴·约海(Simeon bar Yohai)之名发表。而今日的卡巴拉宣扬者,则更进一步声称《佐哈尔》的原始作者是希伯来人的先祖亚伯拉罕!
《佐哈尔》(Zohar)被标注为“亚伯拉罕之书”
长期以来,本书不仅被看为犹太神秘哲学的代表作,而且被卡巴拉派奉为“经典”,与《托拉》和《塔木德》齐名。从14到18世纪末,卡巴拉思想渗透整个犹太教,被视为“犹太教的灵魂”,其重要性甚至超越了《塔木德》!直到今天,世界各地的犹太经学院(Yeshiva)皆设有卡巴拉课程,成为犹太教教育不可或缺的一环。追随者认为学习卡巴拉是研究妥拉的必须,而研修妥拉(包括《塔纳赫》[Tanakh]和拉比文献)是每位犹太人与生俱来的固有义务。换句话说,犹太人若要真正明白并进入妥拉内涵的奥秘,就非追求研习、操练卡巴拉不可。概括而言,今日世上的犹太拉比,几乎皆接受不同程度的卡巴拉神秘思想。
当犹太人屡遭逼迫苦害,几乎到无路可走的地步,“卡巴拉”为犹太人提供了一条新通道,为犹太人的信仰注入一股新的活力。神秘主义者宣称他们能够依靠神秘的方法释放神奇的力量,来解救犹太人于苦难。殊不知被瞎眼领路的瞎子,早已偏离正道,渐行渐远,最终都要掉到坑里(太15:14)!

感想与祈望
传统、欲望与幻想,都可能使人远离神,甚至背弃神。犹太人拒绝接受耶稣为弥赛亚,在神的审判与惩罚之下,不但不反思己过,反倒想以拉比的虚假传统《塔木德》取代圣经,以虚幻的神秘主义“卡巴拉”寻求灵性的出路;结果便是今日五花八门的犹太教文化——内中有无神论的信仰、离经叛道的教导以及虚无缥缈的神秘主义。可喜的是,近年回转信主的犹太人数已超越过去二千年。祈望今日普世众教会皆同来关心神的选民,参与犹宣,让亚伯拉罕的子孙早日回转归向基督,全家得救。
分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